CPJ 记者安全指南

如何在危险和不断变化的世界里报道新闻

CPJ 安全指南:2012版

作者:保护记者委员会记者安全资深顾问史密斯(Frank Smyth)

保护记者委员会

目录

简介: 新闻的新世界

  1. 基本准备
  2. 风险评估与应对
  3. 信息安全
  4. 武装冲突
  5. 有组织犯罪与腐败
  6. 民事案件与民间骚乱
  7. 自然灾害
  8. 流行性疾病和大规模危险
  9. 持续风险
  10. 压力反应

结束语:未来的世界Conclusion: The World Ahead

附录A:检查清单

附录 B: 安全培训

附录C: 保险供应商

附录D: 新闻资源和手册

附录E: 新闻机构s

附录F: 其他资源

附录 G: 出发之前的安全评估

简介:新闻的新世界

对于新闻工作者来说,我们的世界是一个越来越危险的地方。每年平均有30位以上的记者被谋杀,在近十分之九的案子中,谋杀者并没有受到处罚。每年中,数以百计的记者受到攻击、威胁或骚扰。许多人被跟踪,电话被窃听或互联网通讯被拦截。任一时间都有150多位记者身陷囫囵,其中更有一些罪犯没有被犯罪指控。目前,至少已有35名记者失踪。对于新闻这一行业来说,只要是在报道涉及痛苦或者死亡的新闻时,记者都会面临情绪上的压力,这样的新闻有包括对儿童的性骚扰、恐怖分子对平民百姓的袭击等。

对于记者来说,这个世界也是一个越来越小的地方。通过数字科技手段,几乎所有的记者不但能够实时关注各种正在发生的事件,而且他们也可以关注某一个特定的记者或媒体机构的报道。世界各个地方进行暴力行为的人和腐败人士都知道信息能够影响公众的观感,同时他们也明白某一位记者的报道可能足以威胁到他们的不法活动。在某些国家,很多有线电视台、广播电台和互联网新闻机构用播放涉及前所未有的高度偏见党派信息,企图模糊记者与公益人士之间的界限。对于记者作为中立或专业观察家的观念来说,此现象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也导致了一个对新闻界更敌对的环境----无论是在寂寞安静的小镇还是国际战争区域。与过去任何一个时代相比,今天的记者其实更加需要依靠自己和互相的帮助。

新闻业也不同于往年。目前许多新闻机构的编辑部预算被削减,导致了越来越多的自由职业记者报道前方的消息,例如海外的海啸、地方性交通事故、海洋漏油、政治性抗议、武装冲突和有组织犯罪等。虽然很多自由职业记者拥有大媒体机构的新闻从业证件,但他们仍然是合同工,一般都需要自掏腰包负责自己的准备工作、设备、保险和医疗保健等。各种各样的公民记者也面临同样的挑战。无薪酬的记者在没有或者极少支持和训练的情况下为新兴的新媒体报道新闻。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有更多的记者在为自己做报道新闻和处理新闻的决定。换句话说,他们大多是靠自己独立工作。

该指南将会详细描述记者们在这个崭新却又正在变化的世界中需要知道的事情。该指南适用于各种经验水平的地方和国际记者。本指南也会概括性地描述刚入门的记者首次接受全球报道任务时该做的基本准备,对于重操旧业的科班记者提供更新的信息,并为所有具备不同经验水平的记者提供数字安全和危险评估等复杂问题方面的建议。

1. 基本准备

从来没有如此诸多类型的记者在如此众多的不同平台上报道新闻。但是不论何种类型的新闻,如调查性新闻、行业报道、海外报道、国内报道、博文和摄影新闻等,一切都从充分的准备开始 。

记者要认真地研究所要报道的地区或区域,要从各种不同的角度来学习该地区的历史、人物、动态和时事趋势等相关方面的知识。(参见下面关于国外新闻报道和国内新闻报道的章节。)记者要全面了解报道地区所有群体的文化、习俗和熟语等。对于记者来说,语言技能是非常有用的,特别是基本的专业术语和常用句。记者要制定一个多样化信息来源的清单,清单的内容应该网罗万象。要准备非常详细的紧急情况计划以防万一,包括一个确认的退路计划和固定的紧急联系人。在你遇到紧急情况的时候,这个紧急联系人必须能够收到你的所在地、接下来的计划和工作细节的有关消息(参见《第二章:风险评估与应对》)。此外,还有很多非常有用的准备步骤,包括:接受适当医疗保险和接种疫苗(以下的章节会专门解释医疗保险和疫苗注射),以及掌握当地的通讯安全情况(如第三章信息安全所述),和取得适当的冲突训练和安全设备(如《第四章:武装冲突》所述)。

了解当地文化和周围的环境。与同事和支持人员一起旅行。停留在人群周边且想好退路。

国外报道

在准备出发到海外目的地之前 仔细研究当地各种角度的新闻报道,多样化的学术资料,世界卫生组和其他官方多边机构发布的有关旅行与健康咨询的一手资料,还有来自政府或非政府机构涉及人权和新闻自由的报道。诸如此类的信息都有助于记者到达目的地后的人身安全。 一般的旅行指南也能提供很多须知的当地文化和民俗信息。尤其是去到某个从未驻足过的地方之前,提前向当地经验较丰富的记者请教,他们会为你提供地方性建议,协助你作出合理的风险评估和工作安排。如果你的新闻工作经验不多,或者不熟悉某一个特定地区,你也可以向经验丰富的同事寻求帮助并请求跟随他们工作一段时间。

积极学习当地语言的基本表达方式,不仅可以方便日常交流, 相互尊重,同时也促进自身安全保障。熟知撤离所在地的线路和医疗服务设施地图。美利坚大学的国外报道网站上收罗了大量有助于记者做好此类准备的信息以供参考。

在每次出勤有潜在危险的任务之前,记者必须要进行安全评估。第一,明确建立和编辑、同事、家人和朋友联络的联系方式,你在当地的联系人应该知道如何联系你的家人和编辑;同样,你的亲戚和编辑也应该清楚地知道如何联系到你在当地的联系人。第二,充分地研究所有可能要居住的地方及其通讯设施情况,以及居住时被监视的可能性。第三,确定你到达当地后将如何与国内的编辑和其他人进行通信(固定电话、网路电话、聊天室或电子邮件),并且决定是否使用假名、密码系统、加密手段或其他等安全电子通讯方式。(参见《第三章:信息安全》)

精心安排和联系到当地后要聘用的助手、司机和翻译。在寻求当地支持人员时,一定要小心谨慎,最好寻求同事的推荐,这些后勤支持人员是成就你安全,顺利完成工作的重要支柱。为了方便你适应新的环境以及避免诸如不安全道路和罪犯等危险,在许多国家你最好安排工作人员接机,以及陪同到达你住宿的地方。无论住旅馆还别种住所,你的选择要吻合你想要树立的形象。比如:经常接待商界客户的大牌酒店往往能够提供较高水准的安全保护,许多大酒店还能提供无线互联网服务,但这样的酒店也有可能会引起别人对你的注意。特别是在压制性的国家,使用无线网设施可能影响通讯安全。反而,选择在小旅馆或者私人住所留宿有利于保持低调,会有利于成功完成任务。但凡事都有两面性,这样的住所配套硬件设施比较低,以至于完全没有安全性。在这样的情况下记者应该避免容易被入侵的房间,特别是带阳台或带窗户的房间。一定要周密规划紧急情况下的撤离路线。

出发之前,记者们应该参加与该任务相应的安全培训和配备防弹衣等设备(参见《第四章:武装冲突》)。在准备行囊时,世界卫生组织建议将处方药物放在原包装和有标签的容器里,再装入可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中。你也可以考虑准备另外一份一模一样的药品(连同医生的联系方式)放在另一个托运行李里,以防随身携带的行李箱丢失或者被盗。根据大多数机场的安检要求,超过三盎司(85毫升)的液体必须装在托运的行李箱中。另外,每位记者应该准备并随身携带一张国际预防接种卡以及其他的能够介绍你的血型、过敏和其他医疗情况的官方文件,提前掌握你报道区内的医疗服务机构,包括医院,诊所和初级护理医生等情况。

采购应对极端天气的衣物,在海外进行报道的记者应主要选择褐土色或者暗色的服装,以免老远就被看见。另外,你的服装颜色应该明显区别于执法人员常用的蓝色和军队使用的军绿色和伪装色。所有随军记者必须准备:一双结实的鞋子并提前试穿和适应、一个扎实的肩背包和一个舒服的睡袋。准备好在欠发达地区难以找到的日常用品,例如电池、手电筒、笔记本、止血塞、牙线、急救箱、消毒剂、运动员脚足部浸剂,以及随身携带的小袋和藏钱的设备等。(参见《附录A:检查清单》中更详细的物品清单。)熟悉兑换外币的手续和途径,以美元和欧元为主。根据国际记者联盟建议,记者们可以携带一个能以假乱真的备用钱包装入"信用卡",少量现金唬弄抢匪。

确定你的护照和其他需要具备的签证等文件的有效日期。出发前,你的护照应该至少还有6个月的有效时间,并有足够的空白页供签证盖章所用。若有需要,你可以提前通过有信誉的供应商获得国际驾照。在某些国家,外国人必须持有国际驾照和本国的两种驾照才能租车。在出发之前准备这两个证件,能够使得你在报道区域租车的过程更加顺利。

国内新闻

虽然驻外记者面临着的后勤和安全方面的严峻挑战,但在本国内的记者却在生命与自由方面面临双重威胁。自1992年以来,约有十分之九的因公死亡记者为本国内的地方记者。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在全球被监禁的记者中,百分之九十五以上的是地方的记者、摄影记者、博主和编辑。因此,在本国内报道新闻的同行们更加需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和安全的规划。

如果你是新手记者,或对所报道的领域或执行某一种报道任务经验不多,你大可寻求有经验的同事的建议和指教,以及申请陪同一位资深同事工作一段时间。通过观察较有经验的同行工作,可以立即学到许多很有价值和实用性的知识。精心研究你的报道任务所涉及的法规,包括公共信息、私人物产、诽谤和诬蔑等有关法律和规则。在许多压制性国家,经常会出现要求筛选报道内容等过分要求,就埃塞俄比亚来说,只要是针对反对集团的报道,都会被当地政府列为反政府的犯罪行为。而在中国,对中央政府或共产党持着批评态度的作家经常被当局监禁。每年全球的因反政府罪而被监禁的记者就有数十人。即使你准备有意识得突破当地的新闻内容界限,你还是应该深入了解相关制约和跨界后可能导致的后果。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研究表明,报道政治、腐败和冲突领域的采访记者都面临特别大的受攻击和被监禁的风险。采访记者应该花足够的时间专研自己所报道的领域和报道题材有可能会牵涉到的安全方面的问题;了解该区域的主要相关人物及其动机;深深知道超越"红线"的后果----"红线" 包括正常法规途径的约束和使用暴力等超法律范围的制裁。专业编辑应该给予不熟悉报道领域的记者足够的时间以会见消息来源,与有经验的同事交流以及学习与报道题材相关的报道手段和术语。 尤其以犯罪领域为报道对象的记者,更加需要了解执法程序。(参见《第五章:有组织犯罪和腐败)及《第六章:民事案件与民间骚乱》)同时,记者应该与编辑一起制定一个有针对性的安全评估计划来应对犯罪题材和其他高风险的报道领域

自由撰稿人在接受某个新闻机构的国际或国内报道任务之前应该清楚地了解任务的潜在风险以及该新闻机构在记者遇到危险的时候将会提供的支援。比如收罗可靠安全的联系人并且与他们定期对接安全检查程序。(参见第二章:风险评估与应对。)如不想接受某一个具有风险的任务,自由撰稿人应该立即拒绝,不要犹豫不决。某些高度压制性的国家有可能通过法律的途径来禁止外籍人士以记者的身份为国际性的新闻机构工作。记者应该深入了解在当地为国外新闻媒体工作的相关法规、限制和潜在后果。在许多国家,你可能不原意让你的名字出现在新闻报道的署名行上。你应该了解自己的名字出现在被视为是一个敌对的国家的新闻机构发表的新闻报道之中可能带来的后果。你这方面的要求,应该明确地和你的合作新闻机构交代。

自由撰稿人应该了解报道任务的潜在风险,也应该了解新闻机构在记者遇到困难之时能够为记者提供的支持。如果不想接受某一个具有风险的报道任务,自由撰稿人应该立即拒绝,不要犹豫不决

所有的地方记者都应该了解其所能获得的专业支持。在许多国家,有专门提供新闻方面的法律知识和具体报道任务支持的高级水平专业机构。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还有一些能够代表你进行参加诉讼或者公布你的情况的国家级组织。另外,如果你在进行报道任务的过程当中受到骚扰或者威胁,这时保护记者委员会和无国界记者组织可以为你引起全球性的关注并且为你发言。(请参见《附录E:新闻机构》比较完整的地方性、国际性机构的清单。同时,请查看国际言论自由交流组织(International Freedom of Expression Exchange)的网站上比较全面的详细名单。)

在答应为其他国际记者做口译或助手之前,认清任务的风险性,再来理清会见的对象和地点。评价潜在合作伙伴的经验背景、业绩和对风险的承受能力。想想在一个不友好的地区与一个来自被视为是敌对国家的记者一起工作的话,会带来什么样的问题和矛盾,弄清分配到的任务。记住,你永远可以对危险的采访任务说不。在你遇到困难的时候明确了解你在任务中所要扮演的角色,例如:做口译还是提供后勤服务?或者你是不是也要参与报道工作?如果是,那么你又要准备另一套安全计划。

对于所有类型的记者和后勤助手,新闻机构及其编辑都有需要向其所聘用的人员明确地解释每个人在工作中将要担当的角色和在遇到困难的时候能够从新闻机构得到的法律和安全方面的援助。编辑还应当了解,记者可以拒绝接受危险的任务。若有记者做出这样的决定,编辑应接受,而不该处罚相关人员。当要给地方自由撰稿记者分配危险的报道任务时,新闻机构必须考虑其伦理道德义务。

目前,独立的博客主、视频制作人和公民记者作为越来越重要的新闻来源,特别是2011年起的阿拉伯世界起义以后。虽然利比亚和叙利亚当局阻碍国际媒体入境,可是很多当地公民以独立记者的身份在进行报道。他们当中有些人拍摄政府实施镇压的场面,并上传到互联网上。还有人通过博文、微博和社交媒体发表新闻。在这两个被严格限制的地区里,他们的工作打开了一扇窗户,向全球提供了看到当地冲突的机会。令人遗憾的是,这些记者当中,好几位因此献出了生命。在叙利亚,独立视频制作人阿班(Ferzat Iarban)和赛义德(Basil al-Sayed)在明显有针对性的谋杀案中丧身。在利比亚,独立网站创始人那不斯(Mohammed al-Nabbous)在班加西进行战场上的现场网络音频直播报道时被枪杀。

独立的博客主和视频制作人应该建立专业人员和家人的联系网络,以备出现紧急情况之用。设在伦敦的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曾经给巴尔干和中东地区的公民记者提供了建立地区性联系网络的帮助 。在许多国家,这样的网络是有必要通过保密成员身份的方式而建立的(如欲了解更多关于通信安全的详情,请参见《第三章:信息安全》)。按照第二章所述的方式来进行安全评估。在危机时期从事新闻工作的独立博客主、视频制作人和其他类型的公民记者都应该清楚地了解:在没有机构的支援下或在独立工作的情况下,记者面临着极大危险。所有的公民记者需要制定十分严格的安全计划,包括使用安全通讯的方式和定期地与同事和亲戚联系的计划。

新闻从业证件

在工作时,记者随时有可能被要求证明自己的身份。因此,在进行报道工作之前,记者应该领取新闻从业证件。许多新闻机构会按要求给合同工、自由撰稿人等员工颁发证件。自由撰稿人至少应该领取一张所属新闻机构的公函,为了证明记者的从属关系的。各种不同的记者协会和行业团体也会向成员颁发类似的证件。这些机构包括设在美国的全国作家联盟和全国新闻摄影工作者协会,以及设在比利时的国际记者联合会。其他国家的许多新闻协会也会颁发类似的证件。不过,想获得该类证件的独立博客主仍然有可能遇到困难。为了方便得到新闻证件的过程,申请证件之前,独立博客主应该首先收集、整理其发表过的新闻作品以供参考。

另外,记者应该尽量研究并获取有关市级、地区级及国家级的新闻从业证件。为了控制和调控报道,地方官员往往会有选择性地颁发新闻证件。(参见《第六章:民事案件与民间骚乱》)。在报道当地示威游行时,地方警察局发放的新闻从业证件是非常有用的。在省议会、国会等政府大楼拍照或记录新闻事件时,记者往往需要出示相关证件。

国际记者也应该了解其所要前往国家的记者签证规定。很多时候,外籍记者需要获取记者签证才能在某一国家报道新闻。不过,有些地方的有关法规往往模糊不清。遇到这样的情况的时候,记者应该询问较有经验的记者和本地的政府官员,再做出最佳的处理方式。在许多情况下,记者会以旅游签证或者其他非记者签证进入限制性国家,得以绕过新闻检查而有效地进行自己的工作。不过,记者必须首先考虑到该做法的潜在政治和法律方面的后果。

根据记者柯林斯(Michael Collins)为设在美国的职业记者协会准备的关于申请证件的资料,"在一个外籍记者可能被政府限制的国家里,你需要考虑这些限制以及没有适当的证件的情况下被抓到可能会产生的后果。最终,只有你自己能为自己做出这个决定。但是,在与警察、武装人员或者其他官员打交道的时候,拥有官方证件总比没有的好。"

有时候,军事当局也会发放记者证件。政府军队和武装叛军都有可能要求记者领取上级军官颁发的书面认可书才让记者通过军事检查站。这些授权文件有很多种,如某一军官签发带有公章的信件,或是某一指挥官背面写着一个简单的字条的名片。记者随时需要注意应该出示哪一种证件和认可书,以免某一团体看到对手的证件以后误会你在帮助敌方。

除了多张额外的护照照片之外,从事国际新闻报道的记者应该携带多份自己护照、证件和所有能证明身份信件的复印件备用。

保险

对于许多记者来说,想要获得足够的健康和伤残保险也成为了一个挑战。 在自己本国内的新闻机构里从事报道工作的正式员工应该仔细了解雇主为其提供的保险细则,包括所有的条件和限制等。合同性质的记者应该向雇主新闻机构努力争取适当的保险。不过,自由撰稿人有时候需要自己寻找保险并且承担有关费用;这些记者要花足够的时间来寻找适合自己具体情况和要求的保险计划。(根据几十位现职记者告诉保护记者委员的消息,一个惊人数量的记者都经常在很少或完全没有保险的情况下工作。无论是欠发达国家的社区广播记者,还是大牌西方媒体的摄影记者,都会遇到这样的情况。)

相比之下,设在比较富裕国家的记者协会往往能够为旗下记者提供多种不同类型的健康保险和人寿保险计划。职业记者协会提供的保险计划有包括住院收入保险,严重和长期受伤的医疗保险,意外死亡和截肢保险福利,以及伤残收入保险等保险计划。不过,该协会提供的保险计划并不一定在美国各州都有效,也完全不提供给在美国之外工作的记者。美国的全国作家联盟和全国新闻摄影工作者协会都只为自己的成员提供保险计划。

国际记者则有另外一些选择。设在巴黎的新闻自由团体无国界记者组织与设在加拿大魁北克的私营保险公司环球旅行保险公司联合提供费用比较合理的保险计划给很多不同类型的记者,包括工作在他国的国际自由职业记者在内。这些保险计划也提供给工作在全球各地战争区域和其他敌对地区的记者。各个保险计划的费用根据具体地区而不同。他们提供的保险计划可以按天数购买,最高可达365天。还有已有病历的附加保险供记者选择。想获得该公司提供的保险的记者必须首先成为无国界记者组织的付费成员。这些计划的收益包括紧急救助保护,旅行或者随军行动期间的保护(不包括作为战士参战的人员),以及意外死亡和截肢赔偿等。

另外,还有很多为国际记者提供医疗、伤残和人寿保险的私营旅行保险公司。各个计划的费用和与保险内容因许多具体情况而异(请参见《附录C:保险供应商》的潜在保险供应商名单)。仔细研究你的保险选择,注意各个计划的限制,例如因战争或恐怖主义行动而受伤的不涵盖在保险内的条例等。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建议,国际旅行者应确认自己的保险收益会涵盖行程改变,紧急医疗评估,以及遗体遣返等条款。请记住:选择保险计划最关键的部分之一就是长期受伤和伤残保险的有关条款。同样也要注意,在战争地区或者特别边远的地区里,医疗撤离也许是不可能的。在这样的情况下,记者只好在当地接受治疗。

医疗护理和疫苗

足够的运动和健康的饮食习惯是每个人的主要的保健措施。打算长期在国外或者在偏远地区工作的记者,在离开前应该去医院做全身检查,包括看初级保健医生,牙医,验光师,妇科医生和理疗师等。所有必要的牙科治疗一定要在离开之前得到解决。

打算从事国际新闻报道的记者,在离开本国之前,建议咨询专业国际旅行医疗诊所或医生,以保证事先获得所需接种的疫苗。为了你在国外时能够证明自己接种过的疫苗,记者应该领取一张世界卫生组织认可的有签名盖章的黄颜色国际预防接种证书,并准备多张复印件;大多合格的诊所都能颁发这种证书。据世界卫生组织介绍,有的保险供应商会要求受益人证明他的疫苗接种情况,才支付紧急医疗或遗体遣返有关的费用。另外,疫苗接种证明书也是某些国家的入关条件之一。出发前,记者要了解所要前往国家的入关要求。例如,玻利维亚边防人员要求所有访客出示黄热病疫苗接种证书。

如果打算出国或者接受在边远地区的任务,请预先去看初级保健医生和其他医疗专业人员。

根据大多数医生的推荐,年龄在19岁至64岁之间的成年人都应该接种十年的破伤风疫苗。对于要去疟疾流行地区的记者,医生可能会开给抗疟疾的预防药以防感染。要前往其他地区的人也可能需要接种针对脊髓灰质炎、A型与B型肝炎、黄热病和伤寒病等疾病的接种疫苗。因为B型肝炎疫苗需要在六个月的时间内接种三次,此疫苗必须在出发至少提前六个月接种。前往西非或中非的大多数旅行者也需要接种黄热病疫苗。脑膜炎与脊髓灰质炎疫苗都是去沙特阿拉伯的麦加必须接种的。请看世界卫生组织提供的最新疾病分布图资料了解更多详情。

如今,霍乱疫苗已经不是一个常规向国际旅行者推荐的疫苗,但在霍乱高风险区的救助工人、记者和旅游者都可以考虑接种霍乱的口服疫苗。许多国家批准使用的口服霍乱疫苗需要在两周到六周之内服用两剂。

请记住,某些疫苗可能会让你暂时感觉不舒服,这是预料当中的情况。但如果你持续长时间高烧不退,请立即通知医生。请注意,任何疫苗都不是百分之百的有效的。此外,接种疫苗也不能替代其他应该采取的预防措施。

个人预防措施

无论何时,清洁的饮用水总是至关重要的。在自来水被污染或者有可能被污染的地区里,可以选择饮用瓶装水。(在某些国家,国际记者联合会建议只饮用瓶装碳酸水;非碳酸瓶装水还有可能有污染物。)据世界卫生组织介绍,如果难以避免饮用受污染水的话,最有效的消灭病原体的方法就是将水放在一个透明的容器里,让水煮滚至少一分钟,再冷却到室温以后,把水放入冰箱。根据水的污染程度,还有两种消毒的办法。碘丸和氯丸能够杀死大多数寄生虫。但是在南亚和撒哈拉以南非洲等地区,陶瓷、隔膜和碳组制作的过滤系统才能有效地滤除某些病原体,包括人类排泄物中的微生物。记者应该了解最适合其前往地区的净化水的方法。

在水源可能被污染的地区里,只吃完全煮熟的食品。水果要剥皮或在清水中清洗才能吃。要避免街头小贩的食品,以及有生牛奶、水和鸡蛋的食品。洗澡时,避免吞水,使用清洁的刷牙,并在吃饭前记得洗手和餐具,消毒洗手液是非常推荐使用的。避免接触开阔的水,世界卫生组织指出,临海水、内陆水、甚至旅馆游泳池的水以及温泉水都有可能具有水源污染的风险。如果未穿合适的防水鞋,则不应该在河岸边和泥泞地穿行,以防污染水源接触脚上的皮肤。

在炎热气候的地区的时候,特别是进行体能活动之际,食品和饮料中可以添加食盐以防止电解质丢失,防止脱水和心脏病发作。世界卫生组织建议携带口服补液。如果没有的话,可以将一勺糖和一勺盐加入一升安全饮用水中混合作为替代物使用。在疟疾地区,记得携带蚊帐、戴长袖套并穿长裤。

任何伤口和擦伤都必须立即使用消毒药膏或软膏予以治疗。如脚指头发痒或有脱皮等症状,应该立即使用治疗运动员脚的药品或者其他杀真菌的药品治疗(烈性的非处方药运动员脚足部浸剂也能停止其他真菌的扩散),也可以在敏感的皮肤部位撒些滑石粉进行止痒杀菌。 每天都要清洗,即使只是用一块湿布和毛巾也可以。如果对蜜蜂或其他昆虫叮刺过敏的话,可以携带自我注射包或其他处方解毒剂。带足未过期的药品、隐形眼镜和眼镜及多件备用品。

知道自己的血型并携带捐血卡或者其他明确表明自己的捐血意愿的医疗卡。在敌对环境里工作的记者可以戴一手环或在脖子上挂上塑封证件,说明自己的血型或者有哪些过敏反映。如果对青霉素等药品过敏,应随时携带或在脖子上挂一明显的塑封证件,戴一手环或其他向医护人员说明自己过敏的证件。在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高发国家,一些西方国家的大使馆建有血库,供使馆工作人员及访问该国的外籍人士使用。记者如果有机会捐血给这样的血库,捐血前一定要搞清楚一旦需要,血库是否会给你提供所需对应的血液。另外,请注意染上性病的风险,包括艾滋病在内。

2. 风险评估与应对

记者在外实地执行报道时作出的决定对其和他人的安全有着直接的影响。报道战争、政治动荡和犯罪行径总会潜伏着风险,但周密的计划及风险评估能够降低风险。

对自己身体和心理方面的局限要现实。要提前考虑,假如你被伤残或死亡的话,会有哪些人受影响?另外,还要考虑连续不断地接受令人压抑的新闻报道任务可能会产生的情绪上的影响。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承受能力,看到每多一个受害者、一具死尸、一个悲伤的家庭总会有人之常情的动容处,当下决定不报道某一消息应该被视为成熟的迹象,而不是惭愧与羞耻的事情。

在分配工作时,编辑部主管应该首先考虑外实地记者的安全。因潜在危险而不接受某个任务的记者不应该受到惩罚。新闻机构主管应该认识到其为所有外实地记者提供支援的义务和责任,不论是正式员工或是自由撰稿人。编辑们应该向所有记者清楚地说明机构能提供的具体援助能力范围,例如健康保险、人寿保险及心理咨询等。

安全评估

对具有潜在风险的任务,一定要事先准备一个安全评估报告。你的安全计划应该:确定联系人,以及固定的通讯时间和方式;仔细描述报道地区的历史情况及所有已知的危险;制定针对于所有潜在风险的应急计划。要咨询多种信息来源,如对某一地区或主题有经验的记者,外交顾问,新闻自由和人权报道,以及学术性的资。和员工或自由撰稿人一起工作的编辑应该为安全报告提供自己实质性的意见并提出安全方面的考虑。最后的安全评估报告,编辑也须获取一份,做为存档。没有新闻机构合作关系的独立记者准备安全评估报告的时候,特别需要咨询来自多方面的信息和专业人士,特别仔细地研究所有风险,严格地制定联系网络。可参考《附录G》中提供的安全评估样表。

记者需要随着环境的变化经常对风险进行评估。前美联社中东记者安德森(Terry Anderson)曾在贝鲁特作了近七年的人质。他在保护记者委员会1993年3月发表的第一版记者安全指南中说,"要经常、持续不断得评估挑战风险的得失,每分钟都要这样。如果在某一点上一旦感觉不舒服,就要果断离开。继续下去是不值得的。没有任何新闻值得你去牺牲生命。"

需要评估的风险包括:

• 战场上的风险,包括交火、地雷、连环炸弹、陷阱、炮火与空袭等;

• 恐怖分子爆炸;

• 因赎金或政治利益被绑架;

• 因人多而可能面临的威胁,包括性攻击,盗窃,催泪弹攻击和暴力;

• 交通风险 (全球非自然死亡最主要的原因) ;

• 过境口岸及其他可能遇到潜在敌对团体或无纪律武装团体的情况;

• 导致绑架或信息来源身份识别的物理监视;

• 电子监视及通讯、信息来源被截取的可能性;

• 潜在的消息来源、司机、助手、证人等人的可信度、忠诚度;

• 普通犯罪,包括各种事故类型;

• 自然灾害,如飓风和水灾;

• 健康风险,包括水源疾病到艾滋病在内;

(本指南后几章将详细讨论如何对待上述及其他意外事故。)

做风险评估也必须考虑到:任何情况的严重程度随时都有升级的可能性,无论是紧张的政治形势还是自然灾害等等。评估也应该包括应急情况下的居住地点及在什么地方寻求庇护等信息;当地哪些地方可以得到局面的最新消息,以及得到消息的方式;是否需要天气频道或短波的收音机;当地有哪些能够提供应急信息的机构和联系人,包括当地人权组织和外国使馆;你在该国的旅行计划旅行方式;以及确认多个出入的路径。

在评估中,介绍你在危险区域时将会如何与编辑、同事和亲人联系。记者都应该定期与编辑、同事、家人等可靠的人联系,并与联系人事前决定通讯的频率、方式、双方同意的固定时间,并讨论如何避免通讯被窃听等问题。最重要的是,你在安全评估中一定要和联系人一起精确地决定:记者如果没有在事前安排的时间与联系人建立联系,联系人应该在何种情况下把情况看作为紧急情况,而在紧急情况下,联系人应该联系谁,可以通过什么样的方式来得知你的情况和所在地等消息,以保证你能够得到安全撤离或被释放。为了应对这种情况,记者的联系人需要系统地联系到能够评估情况的同事、朋友、以及有权力调查情况的当局和也许能够起杠杆作用的外交官员。

另外,评估也应该分析报道地区的通讯基础设施并指出需要准备的应急设备。当地是否有可用的电力网、互联网、手机网络和固网电话服务?这些服务将来被切断的可能性多大?为了给电脑供电,是否需要准备一个发动机或带有直流电变压器的汽车电池?应不应该用卫星电话?另外,评估还必须考虑到营养和医疗服务等基本需求。食品和饮用水是否一应俱全?当地是否有医院、诊所和医生?需要携带医药箱的话,应该放些什么东西?

任何风险评估都应该考虑到自己所要保持的形象。乘坐的车辆是否要有"新闻"或者"电视"车的字样标识,还是融入于普罗大众之中? 要独自工作还是与其他人合作?如果与他人同行,要小心挑选同伴。例如,你最好不要和一个风险承受能力跟自己的承受能力相差很大的人一起旅行。

消息来源和信息

消息来源的保护是新闻工作的基石之一。对于暴力犯罪、国家安全与武装冲突等方面的报道,这一点格外重要,因为消息来源可能面临法律和人身安全的双重风险。特别是自由撰稿记者需要知道,保护消息来源的责任主要由记者来承担。记者只有仔细掂量潜在后果之后,才能向消息来源做出保密承诺。记者或者媒体机构一旦做出了保密承诺,就意味着要承担一个重大的道德义务。

大多数新闻机构都保持秘密消息来源有关的规则。在某些情况下,新闻机构会要求外实地记者与编辑共享秘密消息来源的身份。因此,外实地记者都必须了解这些规则,才对潜在的秘密消息来源做出保密承诺。在美国和其他许多国家,民事法院和刑事法院有权要求新闻机构或记者透露秘密消息来源的身份。在这种情况下,你的选择也许只有两种:要么披露,要么支付罚款或甚至被监禁。收到多张法庭传票的媒体机构可以分别来决定如何回应。例如,2005年在一起涉及暴露中央情报局特工身份的案子中,《时代周刊》决定了将记者的电子邮件和笔记本交给法院。《时代周刊》即使没有同意法院的立场,但在面临有可能被罚款或记者被监禁的情况下,最终决定了服从法院命令。

如果记者使用的笔记本是某媒体机构的财物,要不要把笔记本交给法院,是机构有权做出决定。如果记者是自由撰稿人的话,媒体机构就不一定有权力要求记者披露消息来源或提交新闻材料。

在某些国家报道涉及保密信息的新闻,特别是有组织犯罪、国家安全或武装冲突等新闻的当地记者,很容易受到监禁、折磨、威胁或攻击。2010年,保护记者委员会整理发布了许多发生在非洲的这样的案例。案例当中,很多使用秘密文件的记者都被政府官员监禁、威胁或骚扰。在喀麦隆,当局监禁了四位手头掌握据称是政府备忘录的记者,因为该备忘录涉及不当的财政行为。其中一位记者受到了折磨,还有一位不幸在狱中去世了。在冲突地区,实施强制行为的人可能会采取威胁和暴力手段,因此你的道德义务可能会经过非常严厉的考验,了解这一点是很重要的。

与信息来源通讯,记者应该了解并运保护信息来源的通信和记录手段。提前安排通讯时间和方式----是要通过固定电话还是手机与他们打电话?应该在办公室还是在家中和他们见面?与他们进行电子通信,是否要采取安全措施?通信时,可以考虑使用简单密码或假名来隐瞒消息来源者的身份。使用物质性的措施来保管好所有书面文件,并按照《第三章:信息安全》中所描述的方法对电子文件加密以及了解如何使用其他电子信息安全措施。

不过,在受威胁的情况下,消息来源者的身份被暴露的可能性极大。因此,冲突地区记者很少记录消息来源的有关信息,或甚至完全不知道消息来源者的全名或真实姓名,特别是如果消息来源的名字不需要发表在报道中。

哈佛大学伯克曼互联网与社会中心的公民媒体法项目指出,有关隐私、诽谤与诬蔑的法律因国情而定,也需要看是国内还是两个相互国之间的案子。记录电话、会议和公共事件有关的法规也不同。在许多国家,当地新闻自由团体可以提供有关隐私和诽谤法律的基本信息,以及介绍当局曾经如何运用过这些法律。(许多这类组织已经被列入到《附录E:新闻机构》的名单之中;另外,可通过国际言论自由交流组织获取全球新闻自由团体的详细名单。) 做记者并没有权力偷盗,入室盗窃,或者违反普通法律以获取信息。

通信时,保护你的消息来源。要考虑的问题包括:用固网电话还是手机给消息来源打电话;与他们进行电子通信,是否要采取安全措施;应该在办公室还是在家中与他们见面?

安全和武器

大多数记者和安全专家建议,在当地报道武装冲突的时候,不要携带武器或者其他与战斗员的设备。携带武器会有损于你作为观察家的身份与形象,也会影响所有其他在冲突地区工作的记者。在1990年代早期的索马里和2000年代的伊拉克和阿富汗等冲突地区,有些媒体机构雇用了一些武装和非武装的安全人员来保护在外实地报道的记者。虽然保安人员的出现对记者保持观察家的身份起了负面影响,但在几乎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许多媒体机构还是选择了依靠私人雇用来保护员工。在执行别种任务时,同样强烈建议不要携带武器。在执法不得力的国家,有些受威胁的记者会选择携带武器,当你自己在考虑这个选择之时,请记住,携带武器可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并损害你作为观察家的身份。

性暴力

2011年2月,在报道开罗政治动荡新闻时,哥伦比亚新闻广播公司记者、保护记者委员会理事洛根(Lora Logan)曾受到了性攻击。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对于记者来说,性攻击是一个很严重的安全隐患。2011年的报告中,保护记者委员会采访了约50位在进行报道任务中受过性暴力的记者。这些记者当中,大多数都为女性,但也有男性。 记者报告过各种各样的性攻击,从被摸身到被多个攻击者强奸等案例。

为了防止性攻击,记者要时时注意自己所处的环境,也要了解别人会怎么看待你。国际新闻安全协会(一个新闻机构和记者团体组成的联盟,包括保护记者委员会在内),和资深国际记者、新闻学教授马特洛夫(Judith Matloff)分别发表过致力于降低在外实地报道被性攻击的检查清单。他们提到的许多建议,以及很多其他记者和安全专家向保护记者委员会提到过的建议,都被融入了在此文中。

记者的着装应保守并符合当地的习俗。例如,在某些地区戴头巾对于女记者来说是可取的。女记者,不论是否已婚,都应该考虑戴结婚戒指或者类似婚戒的戒指。避免佩戴项链、扎马尾辫子以及任何容易被抓住的东西。许多专家建议女性记者避免穿紧身T恤衫和紧身牛仔裤,也要避免化妆以及佩戴珠宝首饰等,以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可以考虑带结实、难以解开的皮带,穿不容易被脱下的靴子和宽松的服装。谨慎地携带设备、使用不显眼的包也可以有助于你避免不必要的注意。另外,还可以携带辣椒喷雾剂或防臭喷雾剂以阻碍攻击者。

出于许多安全方面的原因,记者应该与同事或负责后勤支援的员工一起旅行和工作, 尤其是在人多混杂的情况下,当地的助手、翻译和司机都能为保护国际记者的安全起到很大的作用,记者在工作的时候,协助支援的员工会监视周边的安全情况并指出潜在的风险。挑选当地支持员工时,要特别谨慎,也要寻求同事的推荐。记者被自己的支持员工性攻击的案例,也有发生过。

专家建议,记者应以熟悉当地环境,经常面带有信心的表情出现,但要避免与陌生人谈话或者进行目光交流。女记者应该认识到,任何亲密的姿态,即使是同事之间的拥抱或者微笑,都可能被误读,并增加引起不必要注意的风险。专家说,不要留在主要是男性占大多数的人群之中,反而站在边缘,时时确定退路。如有可能,选择有保安的旅馆,并避免从窗户或者阳台易于进入的房间。使用所有旅馆门上的锁,也可考虑使用自己的锁和门把警铃。国际新闻安全协会建议,提前准备借口以在受到不必要关注时用(例如,我在等同事到来等)。

总之,专家表示要尽量避免引起风险的情况,包括:在没有可信任同伴的情况下,在边远地区单独停留;乘坐非官方的出租车或与多个陌生人共乘出租车;与陌生人乘坐电梯或与他们独处走廊;独自在外面用餐,除非是在自己熟悉的环境;与男性消息来源者或者支持人员长时间工作在一起。出于许多安全方面的原因,与编辑部的编辑保持定期的联系,整理并传递自己和支持员工的联系信息。携带具有安全号码的手机,如你的工作联系人的号码,当地急救号码等。与不熟悉的人分享个人信息时一定要小心谨慎。

专家建议,如果记者意识到性攻击的危险当下,她或他应该说出或做出一些能够改变该情况的话或动作。如果附近有人能听到,大声尖叫和呼救也是一种选择。高叫诸如"那是警车吗"等出乎意料的话语则是另外一种选择。做出一些令攻击者惊奇的行动,例如掉东西,打碎东西或者扔东西等。解尿或者弄脏自己也是一种办法。

人道实践网络是一个设在伦敦的海外开发协会的成员机构,提供了员工和决策者们讨论人道工作的网络平台。该机构也制作了一个安全指南,其中也涉及到记者工作的一些建议。根据该机构的建议,记者应该掌握一些当地的语言,在受到攻击威胁的情况下,便可以说出一些短语和句子以改变局面。

当面临性攻击的情况下,保护和保障生命是首要准则。安全专家建议记者学习一些自我防身术以对抗攻击者。根据部分专家的看法,做出反击时要权衡现场状况, 如犯罪者人数诸多,并持有武器,犯罪现场较为隐蔽会加剧致命施暴的可能性,这会直接威胁到受害者的生命。有专家建议,如果攻击者试图将受害者从第一案发现场转移到第二地点,受害者必须坚决斗争到底,绝不能让对方得逞。

在记者被政府拘留或者被不正规的武装力量捕获的时候, 也存在发生性虐待的可能性。与自己的保安或绑匪建立关系,可能会减少各种被攻击的风险,但记者都应该了解:虐待总有可能发生,而发生时,记者往往没有很多选择,但求保全性命。

为了增加对性攻击的关注和讨论,很多新闻机构的安全手册中会包括性攻击风险的有关知识。虽然针对于记者被性攻击的具体数据有限,但新闻机构可以为记者指出整体风险较大的国家,例如强奸被当作武器的冲突地区,法治软弱的国家以及经常发生性攻击的局面。新闻机构应制定明确的性攻击政策。该政策应该致力于为记者提供所需的医疗上、法律上以及心理等方面上的保障。记者受到性攻击的案例都应当被记者所属新闻机构看做是紧急医疗事件来处理,也应该被视为是影响到其他记者整体安全的事情。处理性攻击案件的管理人员必须非常尊重记者在保密等方面上的要求,并注意这种经历对情绪的影响。受过性攻击的记者最急需的要求包括同情,尊重和给予安全感。

通过报案,遭到攻击的记者能够更容易地获得适当的医疗支持,也能引起其他人对安全风险的注意。一些遭过性攻击的记者对保护记者委员会介绍说,他们当时有点犹豫,没有特别愿意报告受过性虐待,因为担心别人会把自己视为太脆弱,本来不该在危险地区进行新闻工作。编辑主管应该努力营造一种受过性攻击记者无需担心会失去今后分派工作的平等机会,增强并帮助他们重获工作和个人的自信心。

保护记者委员会致力于收集整理性攻击的案例,并鼓励记者将这样的情况报告给保护记者委员会;有关某案例的具体信息能否公布,由记者决定。

被捕情况

在保护记者委员会的31年的历史中,发生了许多记者遭绑架以勒索赎金或政治利益的案例。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研究表明,很多案例都发生在哥伦比亚、菲律宾、俄罗斯、伊拉克、阿富汗、墨西哥和索马里等国家。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从2007年到2011年,仅在阿富汗就有至少20位记者和媒体人员被叛乱组织或犯罪团体绑架。其中至少两人死亡。

对付绑架问题的最佳办法就是防范。在危险地区结伴而行,保证编辑们或者至少一位可信任的当地人知道你的计划。准备一个应急方案,以便救援人员或团体在你一旦失踪的情况下为你行动。事先与编辑和可信任的联系人讨论问题时,决定失去联系多久以后即把情况看作为紧急情况对待。

如果你被捕,绑架者可能首先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在互联网上搜索你的名字。在网上能搜索到的信息也许包括:你在哪儿工作,发表过的新闻报道,教育背景,参加过的个人和专业组织,还可能包括你的房产价值以及家庭的净资产等。为了不让网络信息出卖的人生安全,尽量不要在个人简介中透露过多,尤其是政治倾向等敏感信息。 对于绑匪对你的盘问,如关于你的家庭经济情况,新闻报道和参加的政治团体等,要提前准备回答。

敌对环境训练一般会包括一些应对机制和生存技巧。这些生存技巧当中最重要的技巧之一就是与绑架者建立关系。此技巧也许能够减少看守者伤害你的可能性。被绑架的人要与看守者合作,但不要试图满足他们。尽量解释你作为非战斗观察家的角色,解释你的工作任务是从各个角度客观地报道事情的方方面面。磨难中要控制自己,尽量保持情绪稳定。当绑匪许下释放你的承诺时,不要马上当真;时刻观察这条承诺背后是否暗藏玄机。

一起被捕的记者需要行动一致,不让看守者将他们分开,要一起配合看守的命令,并对绑架者说明:将大家集中在一起管理较为容易。被捕期间,记者们应该在道德和情绪方面给予互相帮助。团结一致有助于每一个被绑架者成功获得释放的机会。

被捕期间也许会有逃脱的机会,但是许多资深记者和安全专家警告,成功逃脱的几率其实非常渺茫,而失败可能引起致命性的后果。2009年在巴基斯坦,纽约时报记者罗德(David Rohde)和当地记者鲁丁(Tahir Ludin)被关押七个月之后成功地从绑架者手中逃出。罗德事后写到,在仔细评估风险之后,他们两人都认为绑架者并不与他们的释放谈判当真,因此决定了"努力逃跑"。不过对于有些绑架者来说,通过配合和努力陈述自己的记者身份,没有恶意,通常有被释放的可能性。

被绑架的情况下,记者的编辑与家人要齐心协力。一旦被绑架的情况属实,救援人员应马上和事件发生的所在国家政府代表、新闻机构以及每一个记者的国籍国建立联系,并且联系事发国的谈判专家,外交官,民间安全顾问等,寻求建议和支援。国际新闻安全协会旗下环球人质危机援救中心可以推荐人质专家。另外,该不该满足绑架者的要求则是一个难题,谈判和等待的煎熬是对所有当事人耐心和情感意志的考验。参考达特新闻与创伤研究中心(Dart Center for Journalism & Trauma)为所有受影响的当事人提供心理创伤治疗的建议(参见《第十章:压力反应》)。

在救援谈判方面,编辑与亲戚们应该尽一切努力以统一的面貌出现,指定一位作为与绑匪沟通的公共发言人。虽然绑匪有可能违背救援人员的释放要求,但至少发言人可以把谈判信息透露给关心此事的广大媒体和大众,这样做有利于事态向好的方面发展甚至峰回路转。

大多数政府都有不支付人质赎金的政策。但据报道,实际上许多政府,包括法国和日本在内,都会帮助支付赎金换取被捕记者的释放。 在2009年的一个案例中,英国政府一边与编辑进行了对话,但最终做出了决定,下达命令救出在阿富汗为纽约时报工作的英国爱尔兰籍人士,最终这位纽约时报记者法雷尔(Stephen Farrell)得救,但他的助手阿富汗记者穆纳迪(Sultan Mohammed Munadi)则惨遭杀害。

绑架者可能试图胁迫新闻机构发表有关他们观点的宣传或单方面的报道。例如1990年,哥伦比亚左派游击队和右派准军事组织经常绑架记者,以胁迫新闻机构报道他们的政治不满。2006年,当地的巴西环球电视台(TV Globo)的一位记者和一位技术员被犯罪帮派绑架绑后,该台播放了一个详细描述据认为是监狱缺陷的自制视频,影片结束后,这两位新闻工作者获得了释放。编辑们应该认识到,满足和顺从绑架者的要求可能在今后导致更多类似的案例。

另外一种胁迫的形式便是:绑匪要求记者出现在一个视频里发表宣传性的声明。这样的情况下,有些记者顺从要求,主要是考虑这么做会增加他们被安全释放的可能性。但还有一些记者则拒绝这么做,认为这样做反而增加了人质的被利用价值,为释放增加了阻碍。如何决定,完全取决于当时的情况和当事人的判断。

威胁应对

威胁恐吓是破坏份子对记者惯用的手段。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在最近20年中,百分之三十五的记者被杀害之前都先受到了威胁。因此,记者一旦受到威胁,就一定要提高警惕,以免事态恶化导致有生命危险。在高度法治和执法可靠的地方,正确的方法是受威胁后立即报案。可惜在执法腐败的国家,受威胁后报案的帮助不大甚至会起到反作用。

有些记者在所属的新闻机构的网站和自己的博客公开发布所受到的威胁,并纪录受恐吓威胁的属性和时间等。许多受过威胁的记者决定向保护记者委员会报告。要了解,向记者委员会报告过的案例,一律由当事记者决定是否要公布相关信息给公众,以起到公众监督的作用。很多受过威胁的记者都对记者委员会表示过,公布威胁的这一决定有效地增加了被恐吓者的安全。受到威胁的记者还可考虑暂时或者永久更换其报道领域。编辑应该与面临匿名恐吓的记者保持密切的协商,如果记者因安全问题提出更换工作性质的要求,则应该即时做出改派决定。有些因受到威胁而从敏感领域脱离一段时间的记者发现,回来后局面的紧张程度已有所降低。

在比较严峻的情况下,记者可以考虑搬到别处,无论是在本国内还是在国外。受威胁的记者应该与亲人协商有可能的搬迁。如果需要搬迁,则可寻求所属新闻机构和专业团体的帮助。例如哥伦比亚调查编辑科内尔(Daniel Coronell)和他的家人2005年搬到美国呆了两年,此前他受到了严重威胁,如葬礼花圈寄到他家等。科内尔后来回到了哥伦比亚,又开始了他的新闻调查工作。他虽然仍然受到了威胁,但威胁的频率和强度都有所减缓。保护记者委员会可以向受到威胁的记者提供建议,在某些情况下,也可以提供搬迁协助等直接支持。

3. 信息安全

CPJ安全指南正在更新,如需最新的数位网路安全建议,请参考我们的安全说明。

4.武装冲突

报道武装冲突是许多记者面临的最严重生命危险,身体强健有助于避免受伤。此外,还需要做好情绪上的准备,设备要得当,要经过适当的训练并拥有足够的保险。

安全训练

私营公司从1990年代就开始对记者提供安全训练课程;传统上,这些公司的人员主要是来自英国或美国的前军事人员。这些课程的内容一般会包括针对战斗风险和战场危害的自我意识以及急救技能。我们特别推荐给将要报道各种武装冲突的记者接受这类训练。有关知识和技能的传授通过教室和在外实地报道复杂的模拟环境下进行,这种模拟环境挑战记者实际运用这些技能和团队工作的能力。训练对于国外和当地记者都是有益的。

设在欧洲的国际新闻安全协会为全球成千上万在危险地区工作的记者无偿提供了安全训练。通过这种课程,除了学习多种技能外,记者还常常与其他记者建立相互联系的纽带,认识许多其他在危险地区生活和工作的记者,而这个联系网络常常能够超越政治、地域和身份的各种障碍,给记者们提供不凡的相互见面与合作的机会。安全训练课程并不擅长解决非军事意外事故,例如减少性骚扰的风险(参见《第二章:风险评估与应对》),或者降低报道有组织犯罪的危险(参见《第五章:有组织犯罪和腐败》)。不过自从2011年以来,新老训练机构都开发了民事环境和数字安全等方面的训练课程。

为了在涉及暴力示威和武装冲突等情况下安全地报道新闻,记者需要接受敌对环境和应急急救训练,记者会在这类课程中会学到如何应对绑架。在英国和美国,五天的课程收费约3000美元以上。记者还应该定期参与为期三天的温习课程,收费约2000美元以上。

自由撰稿者可以通过罗利信托(Rory Peck Trust)旗下的训练基金得到支付安全课程费用的帮助。该基金是为帮助"从事至少为期18个月的新闻采编或时事报道工作的专业自由撰稿人"而建立的。另外,设在巴黎的新闻自由团体无国界记者组织与法国红十字经常携手举办安全和压力管理以及国际人道主义法律课程,课程以法语为教学语言,并在法国阿尔卑斯山讲授。

由联合国科教文组织(UNESCO)带领下的多边代理机构,连同瑞士国际开发合作机构等单方政府机构和国际新闻安全协会等民间团体,曾经在欠发达国家举办过记者安全训练课程。

保护设备

记者要准备齐全的适合环境的设备。应对各种不同的极端情况,就需要具备各种不同的设备,包括防化服装、侦探器、以及防止潜在的生物、化学或核制剂的口服药品。在战斗区,要穿上阻止弹片与高效子弹的防弹衣。在有街头冲突或暴力的地方,要穿不起眼的防刺衣。

记者应该根据所预期的危险而选择适当的防弹衣。全球大多数防弹衣制造商都使用美国国家司法研究所所设计的六个级别的防弹衣评级系统。报道武装冲突记者穿着的防弹衣应选能够阻止军用步枪发射的高速子弹。但要知道,没有百分百的防弹衣。即使防弹衣确实阻止了枪弹刺穿衣服,一个人因为钝性撞击仍然有可能严重受伤甚至死亡。另外,考虑使用针对不同性别而设计的防弹衣以及其他辅助设备,如体侧或腹股沟的保护器等。

此外,在战争区域进行报道工作的记者还应戴钢盔。但要注意,连最高级别的钢盔也只能起到防范弹片的作用,然而至于突击步枪或阻击步枪射出的直接刺中的子弹,钢盔则可能会被穿透。

凡是随军行动的时候,都要穿防弹衣。(报道犯罪新闻时,则不建议穿防弹衣,以免记者被误认为执法人员。)随着更现代化、更轻、更高能的材料的不断研发,防弹产品制作商都经常更新其所制作的产品。记者和编辑部主管需要注意,不同的产品可能需要不同的保护,陶瓷板如果掉到地上可能破碎;在潮湿的情况下,凯芙拉合成纤维会变质,汗水也会使凯芙拉合成纤维以及其他的物料变质。必须仔细检查所有使用过的防弹衣,看看是否有磨损和纤维软化的迹象。一定要保存好所有的防弹设备,并定期进行检查。

还有提供给报道民间骚乱的记者使用的保护设备。轻型和相对较稀薄的防刺衣都可以防刀击、橡皮子弹和其他的危险攻击。另外,还有内置金属片的棒球式帽子以及防毒面具,但是要注意,过度的装备可能导致记者被误认为是防暴警察或者示威者。

随军行动还是单独行动

记者出发前要做出的最重要的选择之一,就是选择其观察冲突的方式。为了做出此决定,记者要彻底调查该地区的政治情况,历史,以及活跃在本地的所有武装团体及其行为。不同的军队,包括不同的非正规部队,如叛乱分子和倾向政府的民兵在凝聚力、纪律、道德、训练程度、火力以及对平民(包括记者)的态度等方面上都有所不同。要知道,现场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在没有警告的情况下发生变化。

"Embed"("随军")这一词语在2000年初开始在美军中流行,主要是指美军入侵伊拉克之际安排与特定军事单位行动的记者。但是记者跟随军事单位报道战争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中。 随军记者通常被要求按照命令与其所属军事单位旅行,并承诺其报道中不会暴露单位驻地或其他危及安全的信息。但是作为记者,你仍然有权利根据你认为适合的方法进行报道,即使你可能会选择在事后才报道某个事情。保护记者委员会收集整理了许多随军行动记者有关的争端情况。军事当局往往会拒绝接受报道被认为是对其不利的记者。

仅从单方面的角度来报道消息的记者通常会被敌对团体指控为与敌人合作者。在过去几十年中,记者曾经从争端的不同方面成功地报道过冲突,比如在中美洲等地区。如今,被政府军队或起义军认为与敌人有关系的记者一般会受拘留或攻击。2011年,埃塞俄比亚当局发现了两位瑞典记者佩尔森(Johan Persson)和希比(Martin Schibbye)在跟分离主义团体欧加登民族解放阵线(Ogaden National Liberation Front) 一起行动之时,两位记者都被指控谋反罪而被拘留。在伊拉克及阿富汗,美国军队拘留了许多被认为与起义军有关系的当地记者。其中有一些记者在没有被指控犯罪的情况下被监禁了数月甚至数年。

在过去,记者被允许从冲突的各方都进行报道。但如今,政府和起义军一样都通常会攻击被认为与敌人有关系的记者。

在考虑进行随军报道还是单方报道(即独立于军队)之时,你将面临重要的取舍。随军旅行有利于发现到前线的独家消息,但也能影响报道的客观性。独立于军队旅行的记者可能会有更广阔的视野,包括观察战斗对平民的影响。从事单方报道的记者遇难是很司空见惯的,但是随军行动的风险也不容低估。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显示,2003年到2009年期间在伊拉克随军的记者中有九人丧生,另外在2001年到2011年期间有六位在阿富汗的随军记者丧生。

如果选择随军行动的话,不要让他人误认为你是一个军官或者军队顾问。阻击手会根据他们受过的训练,特别把敌对军事单位中长得像军官的人作为攻击目标。军事单位有时会要求随军记者穿着与军人一样的战斗服,这样做虽然不会影响你的专业使命,但你仍应佩戴新闻从业证件,这样一旦仔细检查时,别人能够确定你的身份。身着军服的记者还要注意,敌对方会将你视为敌方战斗员;即使在你离开军事单位的情况下,也会有这样的危险。

单方工作的记者也要注意其外形和行为举止从远处来看会像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显示,携带照相机或其他设备的新闻摄影工作者曾被误认为战斗员。2003年路透社资深摄影师丹纳(Mazen Dana)在阿布格莱布监狱外工作时,被美军坦克的机枪扫射击毙。后来,一位士兵告诉调查者,他以为丹纳是手持火箭推进榴弹的起义者。如果单方工作的话,选择与军装不同而且从远处来看不显眼的服装。最好选择深褐土色而不鲜艳的颜色。

在报道武装冲突时,要了解你做出的即时报道可能会产生的影响。对于冲突区之外的观众看来是非常动人的新鲜报道,也许在当地被视为给敌方传递信息。要记住:你的专业角色是观察及报道冲突,而不是参与,即使是无意中的参与也不可行。

战争规则

随军记者和单方记者需要遵守的战争规则有所不同。根据1949年的日内瓦公约,凡是持有身份证、穿着军装的记者在法律上可被视为其所属军事单位的一部分。因此,敌方军队向随军记者而开火是合法的。被敌军拘留的随军记者可以擒为战俘,并在冲突期间一直被关押。

战俘的身份并非对你不利。根据法律的要求,战俘必须被监禁在战斗地区之外,敌方也必须给他们提供食品和医疗,并公开确认其俘虏身份(而不不会将被拘留的人单独监禁或隔绝与外界)。俘虏拥有寄信和收信的权力,也不得被指控间谍或者民事罪,如无签证入境等。

根据1977年日内瓦公约附加议定书,记者有权作为平民,独立于任何武装力量报道武装冲突。法律上,任何平民都不应该成为任何军事力量的目标,包括记者在内。但是,单方记者如被抓获可能被指控间谍等民事罪,并可能受到民事监禁中较差或者侮辱性的对待。

检查站

在检查站与军事团体互动是件十分危险的、结果难以预测的事情。2003年到2005年间,许多平民在美军的伊拉克检查站遭到了杀害,其中包括至少四名记者。检查站的士兵们在执行任务时一直在担心自杀炸弹和其他攻击。

你如果有计划经过当地的道路,事先询问同事、军官和其他可信任的当地消息来源,以了解可能有检查站的位置以及检查站操作者的从属关系等。预先了解检查站的检查程序,例如军队使用的预警信号以及过关车辆需要经过的检查程序等。在到达检查站之前,要放慢速度、取下太阳眼镜、展示空手并表示尊敬。在某些情况下,也可以允许士兵或者民兵检查你的车辆。在经过不熟悉的道路时,注意力要集中,保持警惕。很多检查站并不会树立清楚的标志,往往十分混乱。许多在检查站发生的伤亡事故主要源于沟通问题和误解。有些道路因为危险太大而应该完全避免,特别在夜间。

不正规的军事团体、民兵或准军事团体设置的检查站就更为危险,也更为不稳定。 2011年在利比亚,四位纽约时报记者在经过一个与卡扎菲(Muammar Qaddafi)结盟的军队设置的检查站时被检查站操作人员拘留并关押了六天。在这段期间内,他们受到了殴打和虐待。他们的司机夏格洛(Mohamed Shaglouf)则被杀害。

经过战斗员设置的检查站的时候,记者也许会遇到喝醉酒的或实施浅规则的检查人员,有些检查站甚至是不正规的军事团体设置的。当遇到这种情况时,你可能被要求提供现金或者其他的好处才让过关。有些记者在行李中会携带一些小面值的货币,几盒香烟,或者诸如廉价手表以备小贿赂使用。但是要注意,不要做出任何会使情况开始恶化或者让士兵进一步提出要求的行动。努力做到相互尊敬,不用害怕;你的首要目标是安全离场。

如何安全经过检查站,是大多数记者训练课程的一部分。(参见《附件B:安全训练》)

敌对环境下的卫星技术

在互联网和其他国际联络方式不可靠或者被当局关闭的冲突地区里,卫星技术便是记者最至关重要的工具之一。2012年,叙利亚反对派大本营荷恩斯(Homs)不但受到政府军轰炸,而且也被企图压制新闻报道的当局有效隔绝,结果国际和地方记者都开始利用卫星技术发出报道并与新闻机构通讯。

2012年2月,美国籍记者科尔文(Marie Colvin)和法国摄影师欧赫利克(Remi Ochlik)在叙利亚一个临时新闻中心工作时突然遭到政府轰炸,与许多在场的叙利亚平民一起丧生。有些在荷恩斯工作的记者怀疑叙利亚当局特意将矛头指向这座建筑,虽然该城市到处都受到了狂轰滥炸。如果确实是有目的地轰炸了这个地方,叙利亚政府军也许收到了好几种信号截取情报的,其中包括追踪记者发出的卫星信号。

很多技术专家都同意卫星电话很容易被追踪这一说法。设在美国的更安全移动(SaferMobile)是一家致力于帮助维权人士和记者来更安全地使用移动技术的非营利组织。据该机构的介绍,侦测无线电频率的发射"对于一个经过训练的技术员来说,是相对简单的。"设在旧金山致力于促进互联网自由的非营利组织电子前沿基金(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表示, 市场上有"足够的"商业追踪设备。卫星电话内置的全球定位系统(GPS)也可以被追踪。更安全移动组织指出,"GPS定位数据"可以"通过卫星电话传送。"

卫星电话相对容易被追踪。因此通话应简单明了,避免连续从同一个地方传送讯号,不用时关闭设备。

专家建议在敌对环境使用卫星电话必须遵循严格的程序:

• 避免连续从同一个地方多次使用卫星电话(也避免使用任何无线电频率的设备)。

• 身处不易紧急撤离的地方之时,避免方使用卫星电话以及类似的设备。

• 传送讯号时间不要超过10分钟。(对于部分专家来看,10分钟也太长了,因为卫星电话一开始传送信号,使用者的位置就有可能立即被追踪到。)

• 讯号传送完毕准备离场时,要记得关闭设备并将电池取出。

• 避免从同一个地方使用多台卫星电话。

卫星传送讯号虽然是加密的,但并不完全安全。在2012年的一次报告中,两位德国的学术界人士宣布,他们破解了两个经常使用的加密算法。美国的非营利组织小世界新闻(Small World News)在其2012年的"安全使用卫星电话指南"中指出,许多政府都能击败加密法。 如果需要传送高度机密的信息,小世界新闻建议使用密码字,或者完全避免使用卫星电话来传送高度机密。

如果你的卫星电话被没收,当局或者敌对人士能从电话里的通话记录、电话簿和已传送文件夹中获取关键性的信息。为了保护自己的消息来源,小世界新闻等专家建议经常删除电话的通话记录和已传送文件夹的内容。此外,不使用的时候,将用户身份识别卡(SIM Card)从电话中取出单独保存。

5.有组织犯罪和腐败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显示,犯罪与腐败是特别危险的报道领域。自从1992年以来全球被杀害记者当中,百分之三十五来自这两个领域。在许多国家,政治和犯罪团体之间的界限是模糊不清的,因而增加对记者的风险。从墨西哥到伊拉克,犯罪团体的运作越来越像武装政治力量,而且武装政治团体的运作也越来越像盈利的犯罪团伙。若报道犯罪分子和政府官员之间的勾结,记者往往受到攻击;无论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争时期,报道犯罪和腐败的记者总有可能成为攻击目标。

当地记者面临的危险最大。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显示,在全球被杀害的记者中, 约百分之九十是报道自己社区的记者。从墨西哥到巴尔干,从俄罗斯到菲律宾,记者被谋杀的案子当中,约有百分之九十的凶手并没有受到惩罚。由于风险特大,在许多国家自我审查现象已成了很普通的事情。

基本准备

如何报道有组织犯罪等犯罪新闻,取决于当地的因素。在高风险国家报道犯罪活动,记者被暗杀的案例数目惊人。报道什么新闻,如何安全地进行报道,报道特殊新闻究竟安不安全等问题,要找到合适的解答并不容易 。

在进入任何犯罪环境之前,尽量多做研究。设在美国的新闻学院和执法学院组成的联盟刑事司法记者组织(Criminal Justice Journalists)建议,在开始进行犯罪领域报道之前,编辑应该给出勤记者起码两周的时间来了解并熟悉情况。这毫无疑问是很好的建议,但是许多记者,特别是自由撰稿记者,必须自己花时间做好报道犯罪等领域的准备工作。记者应该熟悉高犯罪率地区的情况,也要熟悉进入和退出该地区的道路以及本地会见消息来源的安全地方。

在美国,许多新闻团体建议记者在开始报道新闻之前会见执法人员。刑事司法记者组织建议,新进入该领域的记者应该请求执法部门就运作程序进行简单的介绍。但此建议只在执法腐败不广泛的国家才可行。在执法高度腐败的国家,例如墨西哥和菲律宾,则必须作另外的考虑。在这些地方,记者必须留意执法人员是否与犯罪分子之间有相互勾结,并对每一个潜在消息来源进行评估。

记者要了解报道地区关于公共财产和私人地产的法律,同样也要了解擅自进入及侵犯隐私方面的相关法律(参见《第六章:民事事务和干扰》)。另外,记者还要了解有哪些地方可以使用录像和录音设备,以及有哪些情况下不可以。新闻自由记者委员会(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提供很多经常被更新的美国法律知识方面的资料。在他国工作的记者可以向当地的新闻机构请求帮助。许多这类组织都在积极监测影响新闻业的法律,也经常发布相关信息(参见《附录E:新闻机构》中的组织的名单。国际言论自由交流组织(The International Freedom of Expression Exchange)也提供一个较为完整的名单)。有些法律方面的问题还未解决,例如美国的记者是否可以在一个购物中心类似这种私人拥有、但公众可以进入的地方进行报道。要注意,对于某些公开性的活动,如政治集会和演讲,美国和其他国家的当局可以合法限制记者的进入,禁止录像录音,或者两者兼而有之。当局同样可以合法限制记者进入法院、监狱、学校、机场、军事设施、中央政府建筑物、市区中心和体育场等地。

犯罪领域记者若有汽车的话可以在撤离存放应急包,里面装有干净的衣服,应对恶劣气候的装备和服装以及手电筒等。在报道任何危险新闻时,应携带满格的手机。(要记住,敌对人士可以追踪手机。参见《第三章:信息安全》中有关预防监视的技术。)记者至少要有一位了解其工作详情和消息来源的编辑。自由撰稿人也要向编辑或者其他可信任的同事报告同样的情况。

接近潜在敌对的环境时,应该有同事陪伴或掩护你。为了避免被别人认出而遭到报复,应该告知所有犯罪消息来源,特别是敌对人士,你并不是一个人,新闻机构和同事在密切注意你。如果可以的话,寻找一个执法官员,并与其保持良好关系,以便在你或其他人遇到紧急情况时能够得到官员的帮助。

调查计划

为了安全报道犯罪和腐败,需要做出认真的准备以及风险评估(参见《第二章:风险评估与应对》)。开始进行报道之前,记者要认真研究相关的过往新闻、公共文件和法院记录,并咨询该领域有经验的同事和可信任、有借鉴的当地新闻来源。

记者的安全,不仅是记者的责任,而且也是播报该记者所写报道的新闻机构要承担的责任。为了保护记者以及记者的家人,新闻编辑部主管应该准备具体的应急安全措施和保护设施。最好要写出一档书面的风险评估文件(参见《第一章:基本准备》和《附录G:安全评估表》)。在报道犯罪分子或恐怖主义分子嫌犯等危险人物时,除了风险评估之外,还应准备一个应急计划,以备记者和消息来源遭到危险时使用。

该评估应该指出最危险的相关人物和最敏感的问题,并对这些人物和问题的潜在风险进行评估。在调查过程中,在错误的场合上对错误的消息来源提出错误的问题,会使记者和消息来源面临险境。建议先采访你最信任的消息来源,然后逐渐扩展到那些可能火药味更重的人。请注意,你提出的问题可能会暴露你所写新闻的性质。为了保护自己和消息来源,要限制与调查有关被提前披露的信息。

调查接近尾期时,记者和编辑还恶意再做另外一个风险评估,仔细调查核心嫌犯人物,看看是否应该采访某位嫌犯,以及如何对待他们。该评估应包括:风险评估;如何接近嫌犯等一系列选项;并对嫌疑犯可能会做出的反应进行评估。 

从你最信任的采访对象开始进行采集,然后逐渐扩展到那些可能更加敌意的人。限制与调查有关被提前披露的信息。

评估还应该明确列出如何与编辑或其他可信任的同事进行通讯的程序,包括如何选择安全的时间。安全进行通讯有多种方法,包括电子邮件、电话等,也可以用简单的暗语来传达重要信息,如你的所在地点安不安全等。要和编辑事先讨论,该调查再何种情况下就应该暂停或取消工作安排。另外,还要制定一个应急计划,以备你和你的消息来源遇到危险情况时使用。

留心注意你记录和保存信息的方法。为了保护消息来源的身份,你可以在笔记本和电子文件里使用一些你记得住但其他人却难以破解的密码或者假名。在与特别敏感的消息来源一起工作时,这些保护措施尤其重要。记有敏感资料的笔记本应该保存在安全的地方;记有无关紧要材料的笔记便条则可以放在容易被发现的地方,以备潜在入侵者窃取偷看。使用优盘、难解的密码、远程备份等技术可以使你的电子文件更加安全。(参见《第三章:信息安全》有关电子数据安全的详细描述)

如何接近敌对目标

是否应该接近犯罪嫌犯,以及如何接近,取决于好几个因素。记者应该时时考虑执法机关的状态。在执法软弱或者腐败的地方,记者应该对较高的风险和万般的受阻挠程度有所预期,并根据情况对原采访计划进行调整。

要注意你所报道的社区民众对你和你的所属新闻机构的舆论如何。设在萨拉热窝的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的编辑沙利文(Drew Sullivan)在2010年的一篇文章中对美国新闻评论(American Journalism Review)说,记者应该"竭尽全力"表明自己没有偏见,而且要给每个人告知其故事的机会。刑事司法记者组织的华莱士(Bill Wallace)在该组织从2003年到2010年研发的资料当中撰写的题为"报道犯罪与司法"的报告中建议说,"在对那些你想争取成为消息来源的人谈话时,要在保持坚韧的同时保持友好且直率。"

在任何犯罪调查中,要注意:最大的风险可能不是报道犯罪团体本身,而是由保护他们的腐败官员组成的网络。在全球很多地区里,需要特别小心谨慎。调查官员腐败或者任何官员与犯罪分子共谋的案件时,记者有必要杜撰一个故事当作掩护,特别是针对潜在的敌对消息来源。该故事应该可信且广泛,应包括实际的调查,但不会暴露调查中的具体事件。

快要发表报道的前段时间通常是最危险的时间。记者应该注意他们何时对谁说过什么话,敌对人士和潜在的暴力嫌犯一旦得知要成为调查对象的目标,可能会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2007年,美国记者贝利(Chauncey Bailey)在距离其加州奥克兰办公室三条街的地方被枪杀,在贝利遇难前他正在调查当地一个违法经营业主的金融情况。

在是否可以安全成功地接触嫌犯的问题上,记者们必须以现实出发做出考量。 在执法软弱国家,有些同行甚至要斟酌公开嫌犯姓名会带来的风险。一旦决定接触潜在敌对的目标人物,编辑便应该事先知道。与目标人物见面时,记者应该有同事陪同或者照看。记者应该告知敌对目标,他们不仅是在和一个人对话,而且是在与计划发表该报道的新闻机构对话。

可能会有些目标因为太危险而不能进行个人接触。在某些情况下,可以接触该目标的律师,而不是直接接触其本人。目标及其律师应该知道,你的报道已纳入计划,你是在出于伦理和法律方面的原因寻求评论。在没有辩护律师的情况下,你可以考虑通过电话、电子邮件或者其他书面通信的方式与目标人物通讯是否可行或是否安全。

但请注意,即使那样也可能是危险的,如果目标人物太敌对而不能被你接触的话,应坦诚告知编辑。在考虑你的下一步时,要考虑到自己和消息来源的安全。有时,可以通过公共纪录来推断出敌对目标人物的看法。

如何获取信息

记者得到官方文件的能力是进行调查报道最重要的部分之一。如果再报道中引用官方文件,除了为报道提供实质性的帮助之外,还可以降低当地消息来源遭到犯罪和腐败分子报复的风险。

记者和编辑都必须熟悉每一当事国家的公共信息有关的法律。设在美国的公民媒体法律项目(Citizen Media Law Project)提供一系列有关获取美国市政、地区和国家级官方信息的建议和工具。信息权力组织网站(Right2INFO.org)也汇集了全球各地的不同获取信息的法律文件和出版物。人们通过网络的方式来获取政府数据仍然支离破碎,但也有所进展。例如,肯尼亚政府2011年推出了一个公共信息数据库。在许多其他地方,包括非洲的大部分地区,获取政府信息的权力已经写入了法律,但是获得纪录的具体手续有些不完整,有些条例很模糊。想在这些国家获取公共信息的记者应该先咨询当地专家和同事。全球各地有新闻机构在监测公共信息有关的法律和获取信息手续。(参见《附录E:新闻机构》里的提供公共信息知识的组织名单。国际言论自由交流组织也收集了一个比较完整的名单。)

因为在某些国家通过官方手段获取文件比较困难,许多记者仍然需要借助外力得到政府数据。不过,为了避免暴露敏感消息来源的身份,记者需要采取预防措施。例如,为了以扩大潜在的消息来源范围,记者可以访问多个能够提供同一件文件的机构,因而使得有关当局或者其他相关人士难以定位实际的消息来源。

在某些情况下,使用官方文件反而会增加对记者的风险。要注意,政府和犯罪分子往往对披露敏感信息的记者进行合法或者法外报复。全球各地被监禁记者当中约有一半被指控为反政府罪,因为所披露的信息被政府认为是国家机密。在许多国家,犯罪分子(甚至犯罪分子与政府一起)会强迫记者泄露其消息来源。

要保护提供敏感文件的消息来源。访问多个能够提供同一件文件的机构,以扩大潜在的消息来源范围。

合作行动

记者总在寻找更好的发表危险报道的方法。在中亚和其他地区,许多记者都会用假名发表危险报道。拉美的新闻机构往往会用含糊的署名发表报道,例如哥伦比亚报纸观察家报(El Espectador)使用的"司法与和平单位"等。

进行危险报道的不同新闻机构可以携手合作,共享信息,以及同时发表内容相似的匿名报道等。为了进行合作,必须撇开各方的私心和机构之间的竞争,以及所有政治、民族和宗教身份等方面的问题。合作这一方法已经被证明为一个有效地分散针对记者本人风险的方式,这些措施能够让记者报道危险的主题。

在哥伦比亚,有些当地出版人和新闻编辑因发表了批评毒贩的报道而受到了一系列攻击。之后,哥伦比亚的很多记者就开始互相合作了。这些攻击当中,1986年观察家报出版人、总编辑吉列尔莫卡诺(Guillermo Cano)的暗杀案是最受关注的案子之一。这起谋杀被认为是麦德林卡特尔领袖艾斯科巴(Pablo Escobar)所为。保护记者委员会理事龙德罗斯(Maria Teresa Ronderos)在2010年的CPJ报告中表示,在该案子发生之后的几个月里,观察家报与其主要竞争对手时代报(El Tiempo)以及其他媒体机构放下心防开始互相携手合作了,一起调查了并发表了揭露社会上许多毒品走私魔爪的报道。

2004年,一个由哥伦比亚印刷媒体机构组成的联盟开始携手进行了一系列的高危险报道,如渗透到国家彩票部门的非法准军事团体等。此报道以及其它类似的调查报道被同时发表在哥伦比亚的19家不同的杂志与报纸上。星期周刊(Semana)还带领了另外一个名为马尼萨莱斯项目(Manizales Project)的合作行动,此项目的主旨是调查针对记者的暗杀和危险。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显示,虽然对哥伦比亚记者的暴力行动还没有完全停止,但与过去相比已经减少了许多,暴力程度也较低了。

跨国合作也是另一种应对危险报道的方式。有些国际媒体组织,如设在华盛顿的、会员分布在全球50个国家的国际调查性报道记者联盟(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等组织,出版过许多突破性的诸如烟草走私和黑市海洋钓鱼等方面的报道。设在贝尔格莱德的塞尔维亚调查性报道中心(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Reporting-Serbia)和萨拉热窝的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共同揭露了塞尔维亚亿万富翁米斯科维奇(Miroslav Miskovic)的实际海外资产。

预警迹象

设在萨拉热窝的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指出,记者应该留心注意被监视的迹象(参见《第九章:持续风险》中有关监视的建议)。有些民间安全公司提供的敌对环境训练课程还讲授监控监测的内容(参见《附录B:安全训练》中的名单)。记者和编辑越早发现自己被监视,考量对应行动的时间就越多。要考虑的行动包括:是否要继续撰写该报道,是否要换一名记者,是否请其他新闻机构参与报道,是否要依靠执法当局或报警,以及记者和其家人是否要搬家等。报道有组织犯罪与腐败的记者要考虑自己和家人面对压力做出的反应(参见《第十章:压力反应》)。

6.民事案件与民间骚乱

罪犯现场等动乱民间场景经常会产生各种不可预料的危险。因此,记者必须要采取自我保护措施,以避免使自己面临身体或者法律风险。

事故、火灾和救援现场

在任何事件中第一到达现场的"最先反应者",如警察、救护人员、消防员和记者等,首要责任就是观察现场和了解潜在的危害以保护自己的人身安全。这些潜在的危害包括:迎面而来的车辆,掉在地面的电线,易燃燃料,危险化学物品或气体等。正如在其他环境一样,尽量接近现场观察情况,但不要使自己和他人受到危险,妨碍安全或扰乱救护人员工作。

摄影记者也应该做出同样的判断,尽管他们也必须尽可能接近现场用影像记录相关事件。当局通常会设立警戒线,以预防记者等旁观者入内;作为记者,你可以向当局要求一个较近且优越的观察点,但通常不能强求。即便如此,应该鼓励当局允许记者从更好的角度来观察某事件。为此,编辑应该经常与资深警察和救援官员进行讨论,并在突发事件现场报道的规则上达成共识。

穿越警察线或者违反警察命令的记者都可能被警方逮捕。进行报道时,语言和行为上一定要尊重警方。报道突发事件或者救援现场的记者随时都要挂上明显的新闻从业证件。

在突发事件和救援现场上,当局与记者之间有时会发生冲突。美国记者布考斯基(Diane Bukowski)在记录一起涉及州警察车追赶摩托车的致命撞车事件时,被控犯有阻碍司法和危及两名州警生命的罪行。当局称布考斯基穿过了警察线;布考斯基则称,她没有过线,而只是从远距离拍照。

犯罪与恐怖主义行为现场

从暴力犯罪现场进行报道,通常比救援现场更为复杂,自我保护依然是第一规则。在有人劫持人质对峙警方或者其他悬而未决的环境下,要注意尚未发生但有可能发生的危险。需要查明的情况包括:在当地的犯罪者是否都已归案?在有恐怖袭击或者意图吸引公众注意的情况下,要考虑后续攻击的可能性。在保护记者委员会收集的数十起案例当中,最先到达爆炸现场的的记者在后来的炸弹爆炸中都被炸死或炸伤。若有可能发生后续攻击,你可以先停留在周边,等目击者从现场出来以后再进行采访。

在犯罪现场,要尽可能显示证件,包括当地政府发放的证件。(参见第一章有关新闻从业证件的部分。)避免与当局发生冲突;在这样的情行下,与资深执法官员有一定程度上的私人关系是很有用的(参见第五章中有关基本准备的部分)。另外,注意不要将任何材料带离犯罪现场。

考虑到暴力事件的目击者和幸存者心理都可能受到创伤。要知道,犯罪现场可能不是进行提问的最佳或唯一的时机。

暴力事件的目击者和其他幸存者可能易于激动,心理上可能受到创伤。达特新闻与创伤研究中心(Dart Center for Journalism & Trauma)在其关于灾难和记者的指南中说,"记者总应该努力接触幸存者,但接触时要学会感同身受,并要知道何时以及如何停止等。"最重要的是,要顺从幸存者是否想接受采访以及是否想让记者记录其感情的意向;记者要向幸存者表示尊重,这样他们也会更愿意接触记者。警察和救援当局同样有可能受到精神创伤。要了解,事件现场可能不是对幸存者或当局提进行采访的最佳或唯一的时机。

涉及私有房产的报道

在报道新闻时,记者没有侵入私有房产的权利。在报道公开宣布的政治集会等活动时,记者可能享有有限的进入私有房产的权利,尽管如此还是要事先了解有关法律规定。

没有屋主或者居住者的同意,美国和其他国家的记者一律不准进入私有房产,即使记者是陪同警方到现场的也不行。设在美国的新闻自由记者委员会(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在其外实地报道指南中指出,"即使记者在没有被阻止的情况下进入私有房产,他还可能因非法入侵而被捕,房主也能对他起诉,寻求非法侵入、侵犯隐私的伤害赔偿。"

在大多数国家,私有房产向公众开放时,你便有权力进入,不过记者在这种地方不一定有权力用电子设备记录现场情况。在诸如租用的空间、公立学校的操场以及政府设施等私有房产举行的政治活动和集会,通常是当局和记者之间产生争议的地方,因为对这种情况的相关法律,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理解。根据大数法院的判断,这类房产(即使是公园或学校等公共物产)的私人屋主或者承租者享有拒绝记者使用摄像机或者录音机的权利,如果记者不遵守要求,屋主或承租人有权利要求记者离场。

在美国和其他国家,拒绝离场的记者可能因非法侵入刑事罪而被捕。有些曾经因此原因而被捕的记者声称,他们当时并没有足够的时间离场。2010年,阿拉斯加电讯报编辑赫普芬格(Tony Hopfinger)到了一个公开的竞选活动进行报道。活动快要结束的时候,赫普芬格试图询问一位美国参议院候选人,但此时被私家安全人员拘留并铐上手铐。事发地是在一个公立大学校园里的被该候选人的竞选组织租用的空间。警察来到了现场以后,赫普芬格才被释放了。最终,赫普芬格没有被控犯罪。

如果要报道在私人房产或其周围发生的新闻,记者需要做好准备,小心谨慎,进行报道时要佩戴新闻从业身份证。

示威与暴乱

报道示威与其他暴力民间骚乱的记者通常面临来自各方的法律制约和人身安全的隐患。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从1992年到2011年期间,大约有一百名报道街头示威和其他民间骚乱的记者丧生。2011年,大约有百分之四十的因公死亡事故就是发生在这类报道任务中,这是保护记者委员会有纪录来的最高比例。

在报道可能突然变成暴力情况的时候,身体素质非常重要;行动有限的记者应该现实地评估该风险。随时注意自己所处的地点也是至关重要的。记者应该寻找既可以观察抗议者又可以观察防暴警察或当局的有利地点,但绝不要停留在两方中间。另外,尽量了解当地历史上的类似情况,包括这些情况在过去是如何发生的。事先确定退路。在报道任何可能出现暴力情况的新闻时,考虑和团队合作。摄影记者和写作团队,摄影师和录音团队,以及制作人和记者团队携手将有助于大家互相帮助。

在许多国家,新闻机构会聘用安全团队陪同记者。2011年埃及革命和后续事件中对记者的大量攻击很好的证明力了记者在民间骚乱中面临暴力的情况。记者应该知道相关的法律和实践,以正确有效地对付执法人员或者抗议者要求审阅、没收录像带和其他纪录材料的突发状况。

服装的选择也需要认真考虑。设在布鲁塞尔的国际记者联合会指出,服装应该宽松且使用自然织物,因为合成纤维材料容易起火,而且燃烧得很快。选择穿着舒适柔软且鞋底不滑的好鞋也很重要。

努力与危害保持距离。记者像是赛场上的裁判:裁判必须以最近的距离准确观察比赛,但又要采取一切预防措施避免卷入任何行动。在报道抗议或暴乱之际,避免陷入冲突团体之间或者困在任何民众中间。 瑞士记者巴洛克(Dominik Barlocher)在加拿大新闻项目网站J-Source上建议,"在抗议者边上与他们同行, 扔石头的抗议者通常会留在抗议人群的中间,这样他们容易混入人群当中。"

对于报道民间骚乱的记者来说,展示新闻从业证件还是不让其他人看见(除了被要求展示证件的情况下)是一个重要的决定。但正如巴洛克在J-Source网站上所说的,在某些情况下,长得像普通民众也许比较好,将新闻从业证件收起来并放在一个封闭但很快就可以拿出来的包里面。无论哪种情况,记者应该避免穿戴色彩鲜艳的围巾(头巾)或者蓝色的夹克衫,以避免被误认为抗议者或执法人员。在记者比较容易被误认为抗议者的情况下,应该清楚地展示新闻从业证件。对于电台、电视台记者以及其他使用设备来记录事件的记者来说,展示塑封新闻从业证件永远是最佳实践。

在报道抗议或暴乱之际,要与危害保持距离。避免陷入冲突团体之间或者被困在任何民众中间。

要注意不要捡起任何示威中扔的东西,因为这些东西不仅可能是自制的炸弹或者易燃设备,而且这样的行为可能使得警察把你看作是抗议者。

在报道抗议之类的活动时,要提前考虑携带什么东西。巴洛克建议携带一双肩包,而且"至少有一条横跨胸口的背包带和一条环腰的背包带,使其不会随着你的步伐加大而攒动妨碍你的行动, 背包里的所有东西应该是一次性的;其他应携带的东西包括瓶装水(最好放在背包边上开口的袋里),毛巾和一个小的急救包。不过要知道的是,携带双肩包可能导致执法人员将你误当抗议者,因为抗议者经常携带双肩包。

据国际记者联合会的信息,携带酸橙、柠檬或者其他柑橘类水果是一个好主意。这类水果可以将其汁挤出涂在皮肤患处有助于中和化学刺激。湿毛巾有助于保护面部不受催泪弹或燃烧瓶等影响。防毒面具、游泳眼镜,或者工业用的护目设备也能保护眼睛不受催泪弹或者辣椒喷雾剂伤害。(如果预期可能使用催泪弹或辣椒喷雾剂的话,避免佩戴隐形眼镜。)在特别难控制的环境下,可推荐使用轻型可防刀击或橡皮子弹的防弹背心,以及内置金属衬垫子的帽子。国际记者联合会建议,摄像师和摄影师可以携带"假"录像带或者记忆卡,在被要求时给出,而不是交出真品。

记者应该服从执法官员的命令。不过要注意,当局有时不会给命令就直接开始逮捕记者。2008年在明尼苏达州圣保罗城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相关的抗议中数百人被捕,其中至少有四位记者。这些记者都是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被捕的,当时警察企图将抗议者和现场报道此事的记者赶进一个有围栏的停车场。几天以后,警察封锁了穿过高速公路的天桥通道,逮捕了数以百计的抗议者和数十名记者。

如果你被捕,要保持冷静,反抗警官只会使你的情况更糟糕。拿出专业的态度解释你的记者身份背景,(你可能同情现场的相关人士,但这不是说话的时候;重要的是,现场记者不是参与者,而是一个观察家。)如果当局听过你的解释后还是决定坚持逮捕你的话,要服从命令并等待给上级机关冷静陈述情况的机会。

7.自然灾害

地震、飓风、龙卷风、洪水、海啸、旋风、季风、火山爆发、火灾、雪崩、还有山体滑坡都有可能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发生。通讯、交通、供电等也会随之中断,报道或传播信息的能力也会被削弱。发生这样的情况时,建立与同事保持多重通讯通道,这是非常重要的。比如,如果当地的手机通讯台停运,对讲机就会成为必需品。编辑部应该提前为附近可能发生的自然灾害制定好详细紧急应对计划。被派到海外报道自然灾害的记者应该在出发之前做好安全评估。

自由撰稿风险

突然发生的自然灾害通常会给自由撰稿记者带来工作的机会,但这类记者必须知道,他们有可能需要独自渡过风险,并要接受其任务的潜在后果。建议自由撰稿人提前与编辑建立联系,表示对这类新闻报道的兴趣,以及确定新闻机构将为记者提供机构支持的程度。

前往现场之前,自由撰稿人应撰写一份风险评估报告,说明潜在的危险,拟定与编辑和其他人的详细通讯计划,绘制出多种退路图(参见《第二章:评估及应对风险》)。自由撰稿人还应该考虑健保、丧失能力险、寿险等,以及了解保单是否包括"上帝行为"的自然灾害排除在外(参见第一章中关于保险的部分)。

前往现场之前,自由撰稿人应撰写一份风险评估计划,说明潜在的危险,拟定与编辑和其他人保持有效通讯的详细计划,并绘制出多种退路图。

编辑部计划

常发飓风或洪水的地方,每次灾害季节来到之前,编辑部主管应准备并不断更新详细的灾害应对计划。不常发生灾害的地区,编辑应每年定期更新紧急应对计划。把完整的灾难应对计划打印出来(灾难期间,电脑、互联网、电源都可能停机),并让全体员工学习。每一个员工都应知道自己的责任,以及编辑部希望他们做的事情。每个工作人员都要保留一份紧急应对计划并知道应急材料存放的地方。

根据国际记者中心的灾害与危机报道指南,灾害应对计划应包含编辑部所有正式员工或合同工作人员的固定电话号码、手机号码、工作及个人电子邮件地址,以及他们直接亲属的联系方式。该计划应包含一份地图,清楚标明每个人的家庭住址,还应标明谁接受过心肺复苏机构的急救训练 。在灾害常发地区,主管应保证让多名工作人员接受基本的急救训练。(为人员安全起见,此计划不应公开散发或张贴在公共场所。)罗列一组政府和地方救急人员的联系方式以备不时之需, 这些联络方式还包括国家、地区和地方紧急应对和救援机构还有独立专家,同时这份救援清单还应注解在紧急情况下编辑部的当事人应如何临场表现。

交通与设备

所有记者都应该研究万一停电或突发事件中如何安全保存电子资料和其它物资。需要准备的储备品包括:发电机、紧急照明、电池、有备用电池的对讲机、全球定位系统、急救箱以及备份急救设备。干粮和罐装食品、瓶装饮用水、轻便床垫和毯子也是灾害多发地区的必备品。

新闻车辆应该备有急救设施,包括急救箱、照路灯和毛毯。主管还要清楚地知道何处可租用急救车、通讯设备、发电机,以及如何储备救急燃料和其他设备。据国际记者中心地建议,应该考虑同当地交通服务供应商签订合同,方便第一时间得到交通上的援助。

编辑部应备有大的纸张地图,弟梯上该表明医院、急诊室、有儿科的诊所、避难所、交通运输中心、学校、以及其他灾难期间可以供家庭和难民使用的建筑物的地理位置。为了方便定发易受灾的地带,如易发生洪水的低洼地带,手边应有自然地图、地形图。

编辑部的数字资料应拷贝并至少储存在两个不同的服务器上,重要的印刷资料应复印备份,异地存放。

户外安全

要避免险境,因为你的行为很有可能成为大家的包袱。记者至少应该两人同行,若报道灾难时最好三人,团队中要有一个人带小急救箱,应常备随时可用的防水服装,并在必要时穿上。随身携带包括你的血型、过敏物在内的联系信息,最好做成塑封卡,戴在在脖子上。

记者和编辑一样都应该监督路况和其他交通情况,尽可能互相通报现场情况。要在地图上标出撤离路线并按需要进行更新,记住进去的最佳路线不一定就是出来的最佳路线,必须制定多条路线和旅行事故应急计划。自然灾害也可能引发许多其他问题,水位会上升,电线会掉下,煤气管会爆炸,火势会蔓延,犯罪分子会靠近,还有毒烟雾泄漏和水源疾病等。随时注意周围的情况。派一名组员密切监视情况变化,负责随时更新撤退计划。 国际记者联合会推荐,队员们可以带上哨子,以便在互相被隔离开时使用。在抢劫和其他罪行有可能发生的地方,建议有私人安全人员随行。

若要前往海外的灾难地区或离编辑部有一定距离的危险地区,记者应配备全球定位系统、便携式卫星电话,以及短波收音机,以备地方广播中断时可以听到国际广播。每次出行,应保证带有足够的水食物和电池(或其他用于通讯的备用电源)。

8.流行病和大规模危险

埃博拉病毒在中非爆发,非典冠状病毒在亚洲肆虐,甲型流感病毒在热带和世界其他地区流行,霍乱在海地,这些流行病案例严重考验着新闻媒体。如生物恐怖主义袭击、化学和辐射紧急事件等危机的发生,给报道这些事件的记者和摄影记者带来另一种类型危险。如第七章所描述,自由撰稿人应该知道他们自己可能要应对的风险并接受其后果。希望报道流行病和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危险的自由撰稿人应提前与编辑取得联系,确定他们对此类新闻报道的兴趣,并确定新闻机构会为他们提供的支持。

基本准备

准备报道流行疾病或人为的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每位记者都应该身体健康,健康的免疫系统,以及无慢性病的病例。前往疫区之前,咨询世界卫生组织的国际旅行和卫生手册及分区手册,还有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的新发传染性疾病杂志。世界卫生组织提供一些特定疾病的指南,内容包括疾病背后隐藏的科学解释和避免传染的方法。2005年,该组织发表了一本有关流感的记者手册。在该组织的网站上可以看到多种语言的卫生布告栏,不同地区的现状和旅行限制等信息。

世界卫生组织和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分别提供了有关生物、化学和辐射紧急情况的信息。应该经常查看这些组织和其他机构发布的文章,这两个网站提供播客、简易信息聚合信源(RSS feeds)和其他信息,以帮助记者了解某紧急情况的最新消息。

出行前问问卫生保健专业人员并接种推荐的疫苗,要留足够时间让疫苗产生作用(参见第一章有关医疗保险和疫苗的描述)。一定要更新你的医药箱里的设备和药品。药品要符合采访地的情况(参见《附录A:检查清单》)。尽量多带药品,因为当地可能缺药。另外,确定你的医疗保险会包括治疗及其他相关费用,如紧急医疗撤离等。记者或任何人如果生病,就有可能得不到允许离开病发区,这样的情况下记者就要做好充分的身体和心理建设。记得任何严重的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可能超过地方医疗机构的治疗能力,因此要准备其它替代计划。

自我保护

记者应该永远把自己的安全放在首要地位,没有任何报道值得你用生命去换。假如你被杀死或生病了,你就会变成包袱而不是创造价值。

即便健康良好又接种了疫苗,也不能保证不会生病。根据世界卫生组织每年更新的国际旅行和卫生手册所建议,要经常洗手,特别是在每次有可能接触污染源之后都要立刻洗手。处于任何有危险的环境时,要携带消毒洗手液,避免有可能被污染的水和食物,也要避免接触任何体液、皮肤、粘膜以及相关的医药废弃物。了解有关疾病的传染方式,并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世界卫生组织列举了这七种疾病传播方式:通过水和食物,蚊子等带菌者,受感染的动物,土壤,空气,性接触,血或体液的接触。预防措施包括:在蚊帐里睡觉,避免进行性交,以及尽可能避开拥挤的环境和封闭的场所。

据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的信息,生物恐怖主义袭击和其他生物性危险有很多种,包括炭疽菌、肉毒杆菌、布鲁氏菌病、瘟疫、天花、野兔病、病毒性血热等。每一种生物体都有其独特的传播方式,症状,预防措施和治疗。还有一些来自军事、工业或天然世界的化学体。同样,每一种化学体传播的方式都不一样,因此保护和治疗措施也都不一样。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和美国卫生及公共服务部都提供有关辐射紧急事件的信息,包括炸弹,核爆炸,核反应器事故和交通事故。接触辐射可能产生短期或长期病症,有些症状隐藏许多年以后才会显露。

要学习卫生和大规模危险的科学知识,采取预防措施,调整自己的行为,获取防护装置。即使这些全都做到了,注意总会有因为危险太大而就应该完全避免的情况。

尽量学习生物、化学和辐射威胁的科学知识。纽约时报编辑在2011年为其记者们准备的文章中说,"在辐射紧急情况下,距离、时间、屏障等都可以被视为防护工具。距离是指不要离辐射泄漏物或其他辐射来源太近。时间是指,如果你的辐射量测定器表明周围有辐射,如无必要,你在该处停留时间不应太长。某些情况下,躲在混凝土或砖建筑里你也可以得到某种程度的保护。"

你亲眼看不到辐射危险。日本记者及网站视频新闻( Videonews) 创办人神保哲生(Tetsuo Jimbo) 2011年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说,"辐射量测定器读数正在上升,可是你却没有任何感觉。你什么都闻不到,也不觉得热,根本什么感觉都没有。而这实际是那次整个旅行中最恐怖的情况。"此前神保哲生曾带着一个盖格(Geiger)计数器进入了福岛受损核反应堆附近的隔离封锁区。

对待每一个案例都必须特别小心谨慎。记者和别人都应预先认识到,在某些情况下,只要这种威胁存在,如果危险太大,就不应去报道。出勤记者必须有能力预估危险状况可持续的时长,在情况严重时,建议增加救援设备的名录,从合格的医疗专家获取对付有害物质的解毒药,因为这些药有专门用途,使用有限,并有巨大风险。

一定要请雇主或所属新闻机构为你购买防护设备。但也要理智地记住,即使是最好的防护措施以及第一流的设备,在情况严重时也会失效。

9.持续风险

本指南所描述的风险,许多都与某一种特定的采访任务有关。但在压制性或有敌意环境里工作且持尖锐的批评态度的记者,则常常面临骚扰和不停的威胁。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反政府组织如恐怖主义分子等"负责"将近三分之一的记者谋杀案。但是政府官员和与政府交情过密的团体,如准军事组织等,"负责"的记者谋杀案几乎达到和恐怖份子同样的比例。在一些国家,记者很难弄清楚:到底可以信任谁?

个人安全

当你面临攻击或劫持时,对周围环境的了解是必不可少的。应该采取的安全措施包括:经常改变旅行路线,经常变换常规活动,锁好住所和办公楼并安装警报设备。此外,你可以把车停在锁好的车库里,定期检查车上是否有炸药,检查邮件里是否有炸药。如果你面临这种情况,应立刻寻求安全专家的协助。(参看《附录B:安全训练》中列举的安全机构。)在一些国家,受到威胁的记者会选择穿防弹衣,在武装保镖陪同下旅行,在住所和办公室外面配置摄像监视器和门卫,但在作这些决定的同时,记者最好咨询安全专家。

在哥伦比亚和一些巴尔干国家,政府正式立项为受威胁的记者安排武装陪同人员。尤其在哥伦比亚,政府会给受到攻击或威胁的记者配备武装的政府卫队,附带司机和防弹车辆。尽管这些安排十分麻烦,但很多曾受过威胁或正恢复健康的记者都觉得这些措施是必要的,为了防止再受攻击。如果成本不是太高的话,雇请私家卫队也是另一种选择。

家庭安全

没有什么比相信家人已陷入危机更加令人害怕的事了。为了评估家人潜在的风险,可以用敌意人士的过往手段作为参考,异议人士的家人频频被当成威胁对象,在1970年代末、1980年代初的危地马拉以及萨达姆侯赛因时代的伊拉克都是如此,这样的历史背景有助于洞察当前的情况。记者也可以征求当地安全专家、同事、维权人士和外交官的意见。要了解你和家人贴在脸书或其他社交网站上的个人资料,那些想恐吓你的人大多会到网上搜寻你和你家人的一切资料。因此,不要与人分享你家庭的日常时间表或度假计划以及照片或信息等。对于所有一般来说不是公开的信息,张贴到网上时要小心。你也许应该让家人从他们的社交网页撤除某些信息,提高保密设置。

了解你家人贴在社交网站的资料,不要与别人分享你家庭的日常时间表或度假计划,张贴照片要格外小心。

一些专家建议,应避免与家庭成员分享敏感的工作细节,如果家庭成员不知道敏感工作细节,就不会成为试图通过强制手段索取信息的攻击目标。不过,为了恐吓和威胁你,使你不敢从事敏感工作,他们有可能还会把目标对准你无辜的家庭成员的。要特别注意、保证你的孩子们任何时候都有人照看、陪同。你可以考虑调换工作一段时间,比较彻底的措施包括让家人临时或永久迁移。记者可以联系保护记者委员会或其他可以提供帮助的国际组织。

监视

监视有多种形式,从老式的街头盯梢,到利用电子技术截取数据而不留任何痕迹。资源有限的压制性政权经常采用前一种,如被喻为"非洲之角'的厄立特里亚。后一种则常在间谍技术过人、设备精良的国家使用,比如中国。最近十年中,哥伦比亚间谍机构一直在非法截取电子邮件,偷听电话对话并对该国最著名的记者都实行监视。在突尼斯齐纳•阿比丁•本•阿里政权统治期间,持批评意见的记者长期一直被监视,其原因既是为了恐吓,又是为了收集情报。

保护记者委员会已对许多其他国家都进行过人身监视和电子监视案例的记录存档,包括阿富汗、安哥拉、孟加拉国国、白俄罗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玻利维亚、缅甸、古巴、赤道几内亚、伊朗、巴基斯坦、卢旺达、俄罗斯、斯里兰卡、苏丹、叙利亚、泰国、土库曼斯坦、乌克兰、乌兹别克斯坦、越南、也门和津巴布韦。在美国,一名前美国国家安全局分析员告诉MSNBC广播电视公司,美国国家安全局2000年代也对记者实行过电子监听。

对记者的人身监视常常是暴力攻击的前奏。乌克兰内务部官员承认,记者格贡加泽(Georgy Gongadze),在2000年政府阴谋案件中被劫持并被谋杀之前不久,曾被特务监视过。巴基斯坦GEO电视台记者巴伯尔(WaH Khan Babar)的同事告诉保护记者委员会,他在2011年被杀害的前几天曾被跟踪过。两名攻击者拦截他的汽车,向他头部开了四枪,脖子上开了一枪。

如果怀疑自己的行动、通讯或者报道材料被第三者监视或截取,可以进行一个全面的评估:你的工作中有哪些因素可能是敏感的?你的报道可能会得罪谁?他们能够使用什么样的监视技术?他们会派特务跟踪你还是会用电子技术监视你的行为?一旦确定了面对的风险程度和监视技术,你就可以改变你的行动,包括你的职业或个人的日常作息,以及通常经过的路线。与消息来源进行电子通讯时,你可以使用预先订好的密码,采用已登记的、连不到你的姓名的预付电话,使用加密程序以及安全的网路邮件或虚拟私有网络(参见《第三章:信息安全》)。此外,你应该通知你的编辑和同事,以及当地和国际新闻自由团体。

注意是否有不熟悉的人或车辆逗留在你的住所或办公室外面,特别是不止一次的出现,更要提高警惕。提前察觉到你被跟踪,将有助于做出应急反应,请可靠的同事观察跟踪你的人的行为,反复核实你被监视的证据直到证据确凿为止。不过准确的执行过程最好请教训练有素的专家,有些私人保安公司已经在为记者提供的训练课程里增加了监视侦测这一项(参见《附录B:安全训练》)。

团结一致

在地方记者面临持续风险的情况下,业内团结十分重要。也许,记者可以采取的最好步骤是组织好编辑部内部的同事,接着再把自己城市以及地区的其他同行组织起来,最后建立全国性组织。

像1989年成立的菲律宾新闻调查中心或1996年成立的哥伦比亚自由新闻基金会等团体,在抑制对记者的攻击和新闻业同行团结方面起到了宝贵的作用。菲律宾新闻调查中心提高了人们对谋杀案件的关注,促使当局对肇事者绳之以法。巴西调查报道联合会也学习了这个模式,他们是2002年国家电视台记者洛佩兹(Tim Lopes)被劫持和杀害之后成立的,在该团体的推动下,当局对此类攻击采取了行动。

记者应该毫不犹豫地与保护记者委员会和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等国际新闻自由组织联系,包括其他的人权监视团体等(参见《附录E:新闻机构》)。国际组织有助于提高人们对受威胁的记者的关注,并促使国家当局做出应有的回应。

应急计划

长时间深陷恐吓威胁的记者应准备应急计划,该计划应该包括:记者、记者家人以及编辑的联系方式,政府官员、外国外交官和当地及国际新闻自由组织和人权组织的联系方式。同时要具体说明记者跟编辑和家人进行安全检查的频率及确切的方法,包括一个简单的密码,以便记者可以将其用作谨慎警示遇到威胁的讯号。密码还可以表示记者希望在预先安排好的地点会面,或者希望改换另一套通讯方法。计划中要备注,万一这位记者与外界失去联系,编辑和家人应该等待多久才采取行动。

10. 压力反应

创伤症候群是对特殊事件的一种正常反应,压力不但会影响战地记者,也会影响报道涉及痛苦或者死亡等悲剧的记者。报道死刑、滥射、恐怖炸弹、性攻击、儿童性虐待、家庭暴力、自杀和恃强凌弱等新闻,都可能引发严重的心理压力。

创伤症候群会由多种方式表现出来。患者也许很难口头表达出症状,但其心理的挣扎是很复杂的。对于其工作仅仅是观察和报道事件、并不需要对事件采取任何行动的记者来说,看到人类的悲剧发生就可能引发情感起伏。事实上,记者在采访受害者时,自己也可能遭受或经历专家称为替代性创伤或二次创伤。编辑可能因处理一个又一个吓人的影像而遭到创伤。各个层次的新闻主编也可能因帮助记者和摄影记者整理严重受伤或涉及死亡的报道而引发创伤症候群。

压力表征

压力表征常常很细微,记者也许会表现得更加焦急、易怒、孤独、麻木、沮丧、悲伤或愤怒,这些情感表现可以是持续的或阵发的。体征可能包括睡眠或饮食失调、心悸、出汗、惊恐发作、头痛、恶心和胸痛。个人关系和工作关系紧张是很普遍的,也会常发生酗酒或滥用药物的现象,其他迹象还包括对工作不正常的过度关注,以及用强迫的方式设图减轻不安的心理。

记者罹患创伤后压力症候群有多普遍?德国学者提金(Teegen)和格罗特温克尔(Grotwinkel)2001年在美国和欧洲进行的一次抽样调查发现,八位记者中有一位以上有极度压力或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PTSD)表征。加拿大精神病医生范恩斯坦(Anthony Feinstein)2002年领导的一项研究显示,四位战地记者中有一位以上有极度压力症状。根据许多其他研究的进一步表明,工作环境中的冲突,不论是发生在记者之间还是记者与其上司之间,都可能使创伤震后群复发。达特新闻与创伤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夏皮诺(Bruce Shapiro)在2010年于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次演讲中说,"记者是心情开朗的一族,但我们也很容易受到心理创伤,这方面不亚于消防员、警察、护理人员或士兵,我们需要训练,心理支持,而且需要我们的领导也了解这一问题。"

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这一诊断是1980年为美国越战老兵服务的医务人员提出的,有些症状可持续几个月有些甚至更长, 同时的并发症状为情感退缩或麻木极度害怕,愤怒或内疚,无助感,对感觉到的危险高度警惕,意识降低和困惑。美国退伍军人联合会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中心执行主任弗莱德曼(Matthew Friedman)说,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可以改变神经系统在大脑内互相联系的方式,这些改变又"能激活并再现过去的经验。"如果不进行治疗,这种障碍症也可能加剧一系列疾病,如高血压等。

好在医务工作者已经确认了创伤后成长这一现象。夏洛特北卡罗莱大学精神病学家卡尔霍恩(Lawrence G. Calhoun)2005年告诉华盛顿邮报说,"这是经过与非常困难的事情斗争后引发的积极变化。"创后成长包含在克服创伤经历后不但痊愈而且得到加强,自我感觉更好,与他人关系改善,更有能力处理困难,更能珍惜生活美好的一面。夏洛特北卡罗莱大学研究员写道:"当面临过重大生命危机的人,经过斗争产生新机会后开启了过去不曾有的生存可能性,这时就会出现创伤后成长。"

照顾自己

最难的一步也许是承认自己遭到创伤,许多记者和士兵一样都有相似的表现,即都倾向于拒绝承认创伤的影响。美国陆军参谋长卡西将军(George W. Casey Jr.)2009年对纽约时报说,"我现在仍不确定我们的文化是否已经准备好接受[心理创伤]这一点。"他说,给一名年轻的二等兵解释有必要妥善处理情绪压力可能是件困难的事,因为这位士兵主要只是想"跟伙伴们在一起,喝喝啤酒。"

记者需要学会如何照顾自己,要体会休息对健康的重要性。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能力,就是勇气地告诉编辑你需要改换一个新的报道领域。更重要的是让自己宣泄悲痛,或去体验自己情绪的机会。科学专家认为,有规律的锻炼也有助于宣泄压力。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旗下国家辅助及替代医学中心报告说,身心锻炼,如瑜伽、气功、太极和冥思等,都有好处。

学会如何照顾自己,工作中稍作休息,告诉编辑你需要换个报道领域,给自己宣泄悲痛或体验情绪的机会。

说出你的情绪是宣泄压力的另一种方式。记者们只有通过讨论相互的经历才能受益。地点可以在编辑部内某处或附近的咖啡店,编辑主管也应该支持这样的活动,方便这种同事间的简短交流。俄克拉何马州的欧文(Penny Owen)在1995年俄克拉何马市联邦大楼爆炸事件后接受达特中心采访时说,"我当时需要的其实是时间跟同事在一起,谈谈所有那些发生过的事情。等到事情缓和下来,大家都对爆炸事件厌烦了,我们也还没有足够时间好好讨论所发生的事情。"讨论无论在什么地方进行,其环境应该不让人觉得压抑或被评头论足,而且要使记者们感觉安全,可以互相敞开心扉。

经历情绪压力的记者还有另一个选择:会见治疗师。达特中心提供一个关于如何选择治疗师的指南,许多治疗师都有治疗创伤后压力的经验,朋友推荐常常是寻找好治疗师的良好开端(有些健康保险计划会帮助支付费用。参见第一章中有关保险的部分,以及附录C中的保险供应商名单。)。由于不同文化背景所产生的效果,承认罹患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的愿意,因人而异。如果你生活在对此问题所知甚少的地方,请参考达特中心的网站。

结束语:未来的世界

在很多方面,记者面临的危险几十年来并无改善。有些对新闻界最广泛、最不分青红皂白的攻击是从2011年要求民主改革的起义中开始的,埃及政府官员和军人统治集团公开地攻击了许多的记者,短时间内受攻击记者的人数之多超过任何有纪录的情况。这些受过攻击、被捕过的记者来自许多国家、为全球所有主要语种的媒体工作。他们遇到的大规模暴力和限制强调表明,记者在使政府和其他人对其行为负责的努力中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

然而,技术正改变着新闻的传播方式。披露文件的网站维基解密(WikiLeaks) 2010年和2011年披露的保密美国外交通讯文件,凸显了全球信息流动方面的革命。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调查显示,政府及其同盟正肆无忌惮地阻止这个潮流,在全世界被监禁的记者中,大约有一半的指控涉及到参与间谍活动和泄露国家机密在内的反政府罪。而面临威胁的记者则说明新闻业正不断改变这一现状:无论任何时候,在被监禁的记者中,大约有一半主要是在网上工作,大约一半是自由撰稿人,而且他们所占的比例年年都在扩大。

如今,新的网路媒体正呈上升趋势。有些以传统的新闻模式运行,还有些把记者作为自由撰稿人集合到一个社区。后者的情况下,记者通常是在没有机构支持的情况下工作,也没有保险和法律保障,而这些保障则是许多传统工作单位记者长期享有的。在这种一直在不断地变化而且十分危险的环境中工作,要遵循一些基本原则:即对安全问题要有全面的认识,要把自己的安全列为首要考虑,每次报道任务前都要作充分准备,照顾在现场的其他记者,以及在报道任务之前、之间及之后都要照顾好自己。

附录 A:检查清单

个人设备

请根据你的特定需求选择下列清单中所有适合你的工作任务的设备。此外,请思考还有哪些清单上没有提到的必备品。根据许多新闻机构建议,记者可以在家里、在办公室以及在车上都存放应急包。

应随身携带或放提包里的设备:

• 在钱包里放一张捐血卡。如果身处冲突地区,把清楚记录自己血型和过敏情况的塑封卡挂在脖子上;

• 适当的现金。你也许要准备多种货币。现金要藏好,把现金放在特制的小袋里或在有密仓的藏钱设备中;

• 一个可以交出的假钱包,里面至少有一张可容易补发的带照片身份证件;

• 一份护照或别的旅行文件,包括免疫卡;

• 每一份旅行文件做两份复印件并分别放在不同的地方;

• 多份护照尺寸的照片。

在车上 :

• 手电筒,照路灯或紧急灯;

• 反光安全背心;

• 周围地区的地图;

• 毯子;

• 饮用水;

• 基本的工具箱;

• 充好气的备用轮胎和千斤顶。

在包里:

• 足够的处方药;

• 抗疟疾药;

• 处方眼镜或隐形眼镜,以及几副备用眼镜;

• 隐形眼镜片药水和储放容器;

• 太阳镜;

• 笔和笔记本;

• 数字录音机或数字照相机;

• 手机;

• 笔记本电脑;

• 交流电充电器和汽车点烟器链接的充电器;

• 备用电池;

• 几份被塑封的编辑部人员联系信息清单;

• 风险评估计划或灾难评估计划。

在背包里:

• 水瓶;

• 水消毒剂。若在可能存在粪便污染的地区,还需要水过滤器;

• 小手电筒或头灯;

• 备用电池;

• 适当的电源适配器,电线和耳机;

• 干粮;

• 雨衣和冬衣;

• 毯子;

• 帽子;

• 手套;

• 换洗衣物;

• 毛巾和基本洗漱用品;

• 手消毒剂;

• 湿巾;

• 防晒霜;

• 驱虫剂;

• 手脚取暖器;

• 装有足够药品的急救箱;

• 运动员脚足部浸剂;

• 避孕套或其他避孕药物;

• 棉签或卫生巾;

• 有拉链锁的保鲜袋。

以防万一:

• 小折刀或袖珍工具;

• 防晒霜;

• 蚊帐;

• 塑料袋;

• 橡皮圈;

• 塑料扎带;

• 绳索;

• 电工胶带(不会像胶粘带一样留痕)或其他强力胶带;

• 羚羊皮;

• 清洁设备用的灰刷;

• 有些情况下建议带望远镜,但请注意,使用望远镜可能引起当局的怀疑。

急救箱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急救箱应该装有下列物品。记者应根据每个报道任务的特定需求从这个清单中选择适当的物品,也要增加清单上没有提到的必备品:

• 胶带;

• 消毒清洁剂;

• 绷带;

• 润眼液;

• 驱虫剂或虫咬药;

• 抗过敏药膏或药片;

• 通鼻剂;

• 口服补液盐;

• 剪刀和安全别针;

• 简单止痛药;

• 消毒纱布;

• 温度计;

• 耳塞;

• 止泻药;

• 广谱抗生素;

• 抗霉粉剂;

• 镇静剂。

经过适当训练的人还可以携带:

• 急救创伤绷带;

• 胸部密封敷料;

• 烧伤敷料;

• 酒精或其他消毒药签;

• 夹板;

• 止血带;

• 药品;

• 其他医用器材。

附录 B:安全训练

下列公司都为记者提供敌对环境课程。

AKE Ltd公司

网址:www.akegroup.com

电话:+44 (O) 143-226-7111

AKE公司设在英国,是为记者提供敌对环境训练的第一家私营公司。课程设计围绕实用假想情况,为记者提供面临危险情况时应有的知识和自信。

Centurion Risk Assessment Services

百人队风险评估服务公司

网址:http:/ /www.centurionsafety.net

电话:+44 (0) 172-686-2090

设在英国的百人队(Centurion Risk Assessment Services)在美国和英国都举办定期的安全训练课程,其课程重点在个人安全、安全意识、急救以及其他危险报道有关的一系列课题。

Chiron Resources

奇龙资源公司

网址:http:/ /www.chiron-resources.com

电话:+44 (0) 788-060-2426

设在英国的奇龙资源公司(Chiron Resources)在数个国家都举办英语、法语和阿拉伯语的安全训练课程,其课程特别针对在敌对环境报道新闻的训练以及其他安全训练课程。

Global Journalist Security

环球记者安全公司

网址:http:/ /www.lournalistsecurity,net

+1202-244--0717

环球记者安全公司(Global Journalist Security)由本报告主要作者、保护记者委员会记者安全资深顾问史密斯于2011年成立,其训练针对军事和民事紧急情况,包括性攻击,数字安全和有组织犯罪等。

Objective Travel Safety Ltd.

目标旅行安全有限公司

网址:http:/ /www.objectiveteam.com

电话:+44 (O) 178-889-9029

设在英国的目标旅行安全公司(Objective Travel Safety)每个月都有一系列的安全训练课程,包括紧急医疗准备、自然灾害求生、预防绑架、检查站谈判、军用陷阱认知以及处理创伤后压力等。

Pilgrims Group

朝圣者集团

网址:http:/ /www.pilgrimsgroup.com

电话:+44 (O) 844-788-0180

电话:+44 (0) 148-322-8778

朝圣者集团(Pilgrims Group)是一家设在英国的保安训练、咨询和情报公司。该团体不但提供敌对环境训练,而且还提供防弹衣和保安人员。该公司还在纽约和其他地方提供密集训练课程。

Tor International

托尔国际公司

网址:http://www.torinternational.com/

电话:+44 (0) 193 287 9879

+212-452-0909

托尔国际(Tor International)设在英国,除提供敌对环境训练,防弹衣、医药箱、通讯设备、装甲车和其他车辆外,还提供包括风险评估及管理在内的服务。

TYR-Solutions

解决方案公司

网址:http:/ /www.tyr-solutions.com

电话:+44 (O) 20-3239-5257

TYR解决方案(TYR-Solutions)是一家设在英国的公司,提供安全和医疗训练,风险与危机管理服务,通讯与跟踪训练和支持,以及便携式创伤包和通讯跟踪设备。

附录 C:保险供应商

有很多不同的保险供应商和经纪公司。以下名单只列了为记者和其他接受高风险报道任务人士提供保险的公司和团体。建议记者货比三家,从中找到价格最好的保险商。

Banner Financial Group

横标金融集团

网址http://www.bannergroup.com

电话:+44 (O) 199-386-2119

设在英国的横标金融集团(Banner Financial Group)为在国外生活或工作的人士提供个人和团体保险服务。保单涵盖战争和恐怖主义造成的伤害,包括死亡险或肢体受伤险。

Bellwood Prestbury

贝尔伍德普利斯特贝利公司

网址:http://www.bellwoodprestbury.com

电话:+44 (O) 124-258-4558

电话:+44 (O) 124-258-8688

设在英国的贝尔伍德普利斯特贝利公司(Bellwood Prestbury)为在国外高风险专业或在危险地区生活或工作的人士提供专门保险计划。保险范围包括战争或恐怖主义风险,绑架和勒赎保险。

Crisis Insurance

危机保险公司

网址:http:/ /www.crisis-insurance.co.uk

电话:+44 (0) 143-226-8301

设在英国的危机保险公司(Crisis Insurance)专营针对危险地区或危险专业的高风险保险业务。提供各种根据个人需要定制的服务,长期和短期保险服务都有。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无国界记者组织

网址:http://en.rsf.org

电话:+33 1 44 83 84 84

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可根据置身于国外潜在敌对环境中的记者之需要提供保险服务。保单可按天或一年购买。

Safe Passage International

安全旅行国际公司

网址:http://www.spibrokers.com

+1 303-988-9626

+1800-777-7665

设在美国的安全旅行国际公司(Safe Passage International)为公司客户和非盈利机构提供旅行保险服务。该公司以其安全第一( Security First )计划,提供包括战争和恐怖主义造成的风险在内的事故险,以及包括绑架、勒赎和敲诈的保险计划。此外,该机构还提供其他保险,如死亡或肢解保险等。

附录 D:新闻资源和手册

Dart Center for Journalism & Trauma tip sheets and guides

达特新闻与创伤研究中心实用提示单和指南

网址:http:/ /dartcenter.org

电话:

纽约 New York+1212-854-8056

西雅图 Seattle +1206-616-3223

伦敦 London +44 (O) 207-242-3562

墨尔本 Melbourne +61 (O) 41-913-1947

雅加达 Jakarta +62 217-884-2580

科隆 Cologne +49 (0) 221-278-0814

达特新闻与创伤研究中心(The Dart Center for Journalism and Trauma)为记者提供必需的资源和健康信息。该机构致力于支持记者进行优质的、有情报根据的涉及悲剧、灾难和暴力的报道。该中心的网站提供有关创伤、新闻和心理健康的实用提示单、研究报告和文章。

FAI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Manual

公平调查性新闻手册

网址:http:/ /www.fairreporters.org/?II manuals

FAIR发表了一本针对工作在困难条件下的调查性记者的手册。该手册是根据个案研究和在非洲工作的调查记者提交的轶事编写的。

Frontline Protection of Human Rights Defenders Manuals

前线维权人士保护手册

网址:http:/ /frontlinedefenders.org/resources

前线维权人士提供的保护手册专讲个人安全,风险分析与计划。该手册还有缩写版。前线的"安全工具箱"数字安全手册是与战略科技合作组织 (Tactical Technology Collective)一起开发的,其内容主要讲如何保护数字材料和通讯安全。

ICFJ Training Manuals

国际记者中心训练手册

网址:http:/ /www.icfj.org/Resources/tabid/209/Defaultaspx

国际记者中心(The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Journalists)提供一系列的手册,其内容包括调查报道、道德决策、创伤、自然灾害以及各种各样特殊或地区性话题。许多可以免费索取,其余的可以低价得到数字版本。

IFJ's Live News Survival Guide

国际记者联合会的现场报道生存指南

网址:http:/ /www.hnd.hr/uploads journalism survival guide2003.pdf

国际记者联合会(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的这本指南发表于2003年,至今仍然很有价值。它囊括了在敌意环境和战区工作、民间动乱与暴乱、绑架与扣留人质、紧急医疗救护以及创伤压力症等方面的情况。

IWPR Training Manual

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训练手册

网址:http:/ /iwpr.net/ reporting-change-handbook-local-journalists-crisis-areas

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The Institute for War & Peace Reporting)的标准训练手册里有一章是关于记者安全的。话题包括个人安全和情景认知。这个手册在该研究所的网站上有六种语言文字的版本。该研究所还按话题和地区发表指南。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Handbook for Journalists

无国界记者组织的记者手册

网址:http:/ /en.rsf.org/handbook-for-journalists-lanuary-17-04-2007,21744.html

2010年更新过的记者手册,是一本与各种与安全问题有关的综合指南,包括急救处理、人道主义和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和在战区旅行或报道时应采取的健康预防措施。

SaferMobile A Guide to Mobile Security Risk Assessment

更安全移动:移动安全风险评估指南

网址:https:/I saferm obile.org/ resource/ mobile-security-risk-assessment-guide/

更安全移动致力于帮助记者及其他人更安全地使用移动技术。该指南以移动风险初级读物开篇,描述了与移动技术和通讯有关的一般易受攻击的安全问题。

Small World News Guide to Safely Using Satphones

小世界新闻:安全使用卫星电话指南

网址:http:/ /smallworldnews.tv/Guide/Guide SatPhone English.pdf

这本指南发表于2012年3月,其内容主要分析卫星电话在压制性国家的使用。该指南提供的建议包括最佳实践,侦测回避及保安预防措施。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International Travel and Health

世界卫生组织:国际旅行和健康

网址:http://www.who.in t!ith/en!index.html

除了这本国外旅行安全指南之外,世界卫生组织(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还发布了许多其他资料,如旅行食品安全指南等。这些资料的内容包括旅行者需要接种的疫苗,食品安全,如何在自然灾害等各种不同地区和不同条件下应对健康风险等。该组织还提供一份急救箱必备品清单。

附录 E:新闻机构

新闻自由团体

Adil Soz组织

网址:http:/ /www.adilsoz.kz/en/

电话:+7 7272 911670

这个设在阿拉木图的组织,为在哈萨克斯坦受到威胁的记者提供法律支持并记录违反新闻自由的情况。

Andean Foundation for Media Observation & Study

安第斯山媒体观察与研究基金会

网址:http:/ /www.fundamedios.org

电话:+593 2 2461622

这个组织设在厄瓜多尔首都基多,也称Fundamedios, 记录厄瓜多尔国内滥用新闻自由的情况,声讨官方镇压。

Article 19第19条款

网址:http:/ /www.article19.org

电话:+ 44 (O) 20 7324-2500

成立于1987年的第19条款(Article 19)反对审查制度,捍卫不同政见声音并开展反对压制言论的法律及实践的运动。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

保护记者委员会

网址:http:/ /www.cpj.org

电话:+1 212-465-1004

出版本指南的保护记者委员会是一个独立的非盈利新闻自由组织,致力于捍卫记者报道新闻而不用害怕报复的权利。该组织代表全世界受威胁或被监禁的记者监督并维权,每年记录成百起违反新闻自由的案例并报告每个国家新闻自由的状况。

Foundation for a Free Press (Fundación para la Libertad de Prensa)

新闻自由基金

网址:http:/ /www.flip.org.co

电话:+57 1-400-9677

设在波哥大的新闻自由基金,也以FLIP着称。这个机构通过其报警和保护网络,监督哥伦比亚国内的新闻自由和记者的安全。FLIP还对已经成为攻击受害者或正在经受压力的记者提供免费咨询。

Freedom Fund for Filipino Journalists

菲律宾记者自由基金

网址:http:/ /www.cmfr- phil.org/flagship- programs/ freedom-watch/freedom-fund-for-filipino-journalists

电话:+63 2 894- 1314

菲律宾记者自由基金是该国的媒体自由及责任中心领导下的一个联盟。该组织因应记者达马勒里奥(Edgar Damalerio)遭谋杀,于2003 年成立,致力于将谋杀菲律宾记者的凶手绳之以法。

Independent Media Centre Kurdistan

库尔德斯坦独立媒体中心

网址:http:/ /www.imckiraq.blogspot.com

电话:+964 0770 86 42 653

库尔德斯坦独立媒体中心训练记者并为媒体组织提供咨询。该组织为全伊拉克地区提供课程和网上课程。

Institute for Reporters' Freedom and Safety

记者自由与安全研究所

网址:http:/ /www.irfs.az

电话:+994 12 418 0334

记者自由与安全研究所设在阿塞拜疆首都巴库,该组织致力于记录滥用新闻自由的案例,捍卫记者报道新闻的权利。

International Federation of Journalists

国际记者联合会

网址:www.ifj.org

电话:

欧洲 Europe: +322-235-2200

亚太地区: Asia-Pacific: +6 129-333-0999

非洲: Africa: +22 133-867-9586

设在布鲁塞尔的国际记者联合会,是由不同国家记者行业组织组成的联合会,是世界上最大的记者组织。这个组织倡导人权、言论自由和通过新闻自由实现民主。

International Freedom of Expression Exchange

国际言论自由交流组织

网址:http:/ /www.ifex.org

电话:+1416-515-9622

国际言论自由交流组织是一个全球性的新闻自由团体联盟。该组织致力于传播有关违反新闻自由案例的新闻,并组织支持言论自由的运动。

International Press Institute

国际新闻协会

网址:http:/ /www.freemedia.at

电话:+43 1 512-9011

设在维也纳的国际新闻协会是一个由媒体专业人士组成的全球网络,它致力于提高人们对新闻自由各种威胁的认知并促进独立新闻。这个团体追踪记者因报道而成为攻击目标的案件,对世界各国的新闻自由进行评估。

Instituto Prensa y Sociedad

媒体与社会协会

网址:http:/ /www.ipys.org

电话:+511 2474465

这个秘鲁新闻自由团体记录违反新闻自由的案例,为受威胁的记者维护权益。

Journalistic Freedoms Observatory

新闻自由瞭望台

网址:http:/ /www.jfoiraq.org

电话:+964 0047 97 101186

设在巴格达的新闻自由瞭望台是由伊拉克媒体专业人士组成的联合会,该组织为伊拉克违反新闻自由案例中的受害者提供法律支持,提高对新闻安全的认知。

Journaliste en Danger

危险中的记者组织

网址:http:/ /www.jed-afrique.org/en

电话:+243 8171 50 157

设在金沙萨的危险中记者组织,致力于捍卫刚果民主共和国和其他中非国家的新闻自由。

Media Institute of Southern Africa

南非媒体协会

网址:http:/ /www.misa.org

电话:+264 61232975

设在纳米比亚的南非媒体协会于1992年成立,提倡自由、独立和多元媒体。

Pakistan Federal Union of Journalists

巴基斯坦记者联盟

网址:http:/ /pfuj.pk

电话:+92 051-287-0220-1

巴基斯坦记者联盟成立于1950年,是南亚最早的新闻自由组织之一。该联盟致力于互相保护和共同经济利益,其准则是:"希望并鼓励成员保持高质量的专业水平和高标准的行为。"

Reporters Committee for Freedom of the Press

新闻自由记者委员会

网址:http:/ /www.rcfp.org

电话:+1 800-336-4243

电话:+1 703-807-2100

设在美国的新闻自由记者委员会致力于为美国的记者服务,保护言论自由和新闻自由。这个团体向记者、学术界、和政府官员提供资源,并支持信息索求自由。

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

无国界记者组织

网址:http://en.rsf.org [email protected]

电话:+33 1 44 83 84 84

设在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是一个新闻自由组织,致力于保护全世界受到威胁或被监禁的记者。此团体努力解决记者安全问题、提供保险、出借安全设备并出版安全手册。

Southeast Asian Press Alliance

东南亚新闻联盟

网址:http:/ /www.seapabkk.org

电话:+66 2-2435579

1998年在曼谷成立的东南亚新闻联盟致力于促进东南亚的新闻自由、独立记者的团结、维权活动以及对记者的保护。

World Press Freedom Committee

世界新闻自由委员会

网址:http:/ /www.wpfc.org

世界新闻自由委员会是一个致力于保护世界新闻自由的国际新闻机构联盟。该团体对违反新闻自由、新闻审查和凌辱法律等进行研究,并监督世界各地监禁记者的情况。

互联网自由社区和团体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电子前沿基金

网址:http:/ /www.eff.org

电话:+ 1 415-436-9333

电话:+ 1202-797-9009

电子前沿基金为保护数字时代公民的自由权而奋斗。此团体汇集了很多不同专业人士的专业知识,包括律师、政策分析师、活动人士和技术人员等,主要在法庭为自由而奋斗,向政府机构和公司起诉,或为记者做辩护。

Privacy International

国际隐私组织

网址:https:/ /www.privacyinternational.org/

电话:+ 44 (0) 20 7242 2836

国际隐私组织致力于保护全球公民的隐私权,反对侵犯私人生活的行为,如政府、公司监视等。

Global Voices

环球之声

网址:http:/ /globalvoicesonline.org

环球之声是由全世界500多博客和翻译者组成的虚拟社区,他们共同努力,从世界各地传播报道,重点在传播一般在国际媒体上难以听到的声音。

新闻安全与支持组织

Dart Center for Journalism & Trauma

达特新闻与创伤研究中心

网址:http:/ /dartcenter.org

电话:

纽约: New York+1212-854--8056

伦敦: London +44 (O) 20-7242-3562

墨尔本:Melbourne +61 (O) 41-913-1947

雅加达:Jakarta +62 21-7884-2580

科隆: Cologne +49 (0) 221-278-0814

设在哥伦比亚大学的达特中心致力于支持报道暴力、冲突或悲剧有关新闻的记者,方便新闻工作人员做出有情报根据的且合乎道德的新闻报道。该中心为全世界的记者和编辑部门提供一系列的服务。

Free Press Unlimited

自由新闻无限制组织

网址:http:/ /www.freepressunlimited.org/en

电话:+ 3135-62-54-300

自由新闻无限制组织支持地方媒体专业人员,努力保证人民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可以得到他们生存和发展所需要的信息。

International News Safety Institute

国际新闻安全协会

网址:www.newssafety.org

电话:+44 776-681-4274

电话:+44 773-470-9267

国际新闻安全协会是一个由新闻机构和支持团体组成的联盟,致力于加强在危险环境中工作的记者的安全。这个团体向全世界的记者提供安全训练,对决策者、新闻机构和军方进行记者安全方面的教育。保护记者委员会是该协会的会员。

International Women's Media Foundation

国际妇女媒体基金

网址:http:/ /iwmf.org

电话:+1 202-496-1992

国际妇女媒体基金是一个全球性的网络,致力于加强妇女在新闻媒体里的角色,从而进一步推进新闻自由。

The Rory Peck Trust

罗利信托

网址:http:/ /www.rorypecktrust.org

电话:+ 44 (O) 20-3219-7860

罗利信托为全球自由撰稿人及其家人提供支持,主要活动包括安全训练课程以及其他促进自由撰稿人及其家人的福利和安全的活动。

专业训练组织

Institute for War and Peace Reporting

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

网址:www.iwpr.net

电话:+44 (O) 207-831-1030

战争与和平报道研究所是一家为冲突地区记者提供协助的机构,致力于提高报道技巧、增进对人权问题的认知并促进公开对话和辩论。

International Center for Journalists

国际记者中心

网址:www.icfj.org

电话:+1202-737-3700

国际记者中心通过教育、训练和奖学金等方式在全球促进独立新闻。该中心还出版有关新闻技巧和道德的好几本手册,可从网上下载。

Poynter Institute

波因特研究所

网址:http:/ /www.poynter.org

电话:+1 727-821-9494

波因特研究所是一家非盈利教育机构,以讨论会、个别开班和网上授课等方式讲授新闻价值和新闻实践。通过该机构的网上新闻大学课程,全球各地记者都可以得到波因特(Poynter)的资源。

Tactical Technology Collective

战略科技合作组织

网址:http://www.tacticaltech.org/protect

电话:+493 060 961816

电话:+918 041 531129

战略科技合作组织主要针对维权人士,也向独立新闻作者提供最新的有关信息安全风险和解决办法的建议和资源。

调查性报道团体

Associação Brasiliera de Jornalismo Investigativo

巴西调查性记者协会

网址:http:/ /www.abrali.org.br

电话:+55 (11) 3159-0344

巴西调查性记者协会也称为Abraji。该协会以记者专业发展为主,特别注重有关调查性报道中实用的提示和技术分享。Abraji为巴西的信息自由而战斗,向记者和新闻系学生提供网上和课堂课程。

Arab Reporters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阿拉伯调查性记者组织

网址:http:/ /www.arij.net

阿拉伯调查性记者组织(ARIJ)为调查性项目提供训练和资金,致力于支持中东的独立新闻。ARIJ可以为记者支付调查性报道的旅行费用、数据库进入费以及法律调查费等。

Bureau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调查性新闻事务所

网址:http://www.thebureauinvestigates.com

电话:+44 (0) 796-946-6285

设在英国的调查性新闻事务所致力于产出高质量的深度报道来改进第一手调查性新闻,以供其他新闻机构使用。该组织发表的资料内容主要包括国内和国际腐败,透明问题等。

Centro de Investigación Periodistica

调查性新闻中心

网址:http:/ /www.ciperchile.cl

电话:+56 2 638-2629

调查性新闻中心是一个独立的非盈利组织,寻求在智利发展调查性报道。该团体致力于利用智利的法律和专业报道技术来促进政府文件的公开化。

Centro Periodismo Digital

数字新闻训练中心

网址:http:/ /www.centroperiodismodigital.org

电话:+52 3 268-8888

瓜达拉哈拉大学的数字新闻训练中心致力于支持记者学习运用新媒体,并促进公民记者的训练。该中心提供课程和实习班、课堂教学和网上资源。

European Fund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欧洲调查性新闻基金

网址:http:/ /www.journalismfund.eu

电话:+45 4082-2168

欧洲调查新闻基金是一家为国际调查报道记者和跨国度合作记者提供支持的机构。该基金是帕斯卡德科鲁斯调查性新闻基金(the Pascal Decroos Fund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的一个项目,该基金致力于为改进新闻研究,提供训练和其他资助。

Forum for African Investigative Reporters

非洲调查记者论坛

网址:http:/ /www.fairreporters.org

电话:+2711-482-8493

非洲调查记者论坛(FAIR)是非洲调查记者改进业务和实践的一个专业协会。FAIR给记者提供数据库、实用提示单、说明书和资助,并为非洲的因缺乏训练、收入低、环境条件危及生命而面临困难的调查记者提供支持。

Global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Network

全球调查性新闻网络

网址:http:/ /www.globalinvestigativejournalism.org

全球调查性新闻网络由世界上40多个非盈利机构组成的,每家会员机构都以调查性报道或电脑辅助报道为主要业务。该网络致力于组织地区大会,鼓励最佳实践并支持组成寻求信息自由的新团体。其网站上可以查看所有成员机构,以及了解其他支持调查性报道的网络。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国际调查性报道记者联盟

网址:http:/ /www.publicintegrity.org/investigations/icij

电话:+1 202-446-1300

设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公众道德中心属下的国际调查性报道记者联盟,是为携手进行跨国问题报道的调查性记者提供合作的国际论坛。该联盟以公众道德中心为后盾,其工作重点是报道国际犯罪和腐败。

Investigative News Network

调查性新闻网络

网址:http:/ /www.investigativenewsnetwork.org

电话:+1213-290-3466

电话:+1 818-582-3533

调查性新闻网络致力于媒体观察和为非盈利新闻机构提供网络支持。它由50多个北美非盈利新闻机构组成。

Investigative Reporters & Editors

调查记者和编辑组织

网址:http:/ /www.ire.org

电话:+1 573-882-2042

调查记者和编辑组织是密苏里新闻学院训练调查记者的一家非盈利组织。该组织致力于为记者提供支持,保护调查记者的权利,以及倡导高标准的深度报道。

Organized Crime and Corruption Reporting Project

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

网址:http:/ /reportingproject.net

电话:+387 33-56-0040

有组织犯罪和腐败报道项目是东欧好几家新闻机构和调查性报道中心之间的合作项目,致力于为调查性记者和机构提供一个分享资源和加强安全的平台。

Philippine Center for Investigative Journalism

菲律宾调查性新闻中心

网址:http:/ /www.pcij.org

电话:+63 2 431-9204

菲律宾调查新闻中心致力于推进在菲律宾的调查性报道。该中心为菲律宾和南亚地区的调查记者提供训练。

ProPublica

为公众组织

网址:http:/ /www.propublica.org

[email protected]

电话:+1212-514--5250

为公众组织是设在美国的一家非盈利新闻编辑部,产出有关滥用权力的调查性报道。该团体致力于报道有道德力量的新闻故事,从而推动正面的变化。

Publica

公众新闻社

网址:http:/ /www.apublica.org

公众新闻社是巴西第一家非盈利调查性新闻中心,其目标是增强独立调查性报道而促进更多人把新闻看作是一种公益。该中心与其他巴西和设在不同国家的新闻机构一起合作,汇集力量来资助深度报道项目。

SCOOP

独家报道组织

网址:http:/ /www.i-scoop.org

独家报道是东欧和东南欧的一个调查记者网络,致力于提供促进国籍合作、分享经验和主意的平台。该组织已在12个国家落地,其网站提供全球许多调查新闻中心的信息。

附录 F:其他资源

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Traumatic Stress Studies

国际创伤后压力症研究协会

网址:www.istss.org

电话:+1 847-480-9028

国际创伤后压力症研究协会 (ISTSS)致力于分享创伤后压力症影响以及减轻其长期影响的信息。该协会的网站提供有关创伤后压力症和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症(PTSD)的研究及信息、教材和治疗指南。

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Alternative Medicine

国家辅助及替代医学中心

网址:http:/ /nccam.nih.gov

电话:+1 888-644-6226

国家辅助及替代医学中心(NCCAM)是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部分,致力于研究一般不被认为是传统西医组成部分的健康实践和治疗。NCCAM提供创伤和压力的有关信息,并研究具有潜在治愈效果的替代疗法,并对来自欺骗性疗法的健康风险提出警告。

National Institute of Mental Health

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

网址:www.nimh.nih.gov

电话:+1 866-615-6464

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NIMH)是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的一部分,致力于研究心理健康病并提供有关心理健康状况的信息和服务。其网站提供有关包括创伤后压力症在内的许多种心理健康疾病的信息。

RAINN: The Rape, Abuse, & Incest National Network

强奸、虐待与乱伦全国网络

网址:http:/ /www.rainn.org

电话:+1202-544-1034

设在美国的强奸、虐待与乱伦全国网络(RAINN)致力于提供关于性攻击的信息,包括如何避免性攻击,如何战胜性攻击引发的心理障碍,以及如何得以康复。可以访问RAINN的网站,也可以呼叫其全国性攻击热线。在其网站上还查看其他国际资源。

U.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

网址:http:/ /www.cdc.gov

电话:+1-800-232-4636 (周一至周五24小时健康信息热线电话)

作为美国政府机构之一的美国疾病控制及预防中心(CDC)是有关普通疾病、失调和治疗的大众信息来源。CDC网站提供病痛和疾病、健康生活、安全及急救、应对灾难的准备和回应等信息。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世界卫生组织

网址:www.who.int/en

世界卫生组织是联合国的公众健康机构,它监督全球的健康状况、追踪在世界各地突然蔓延的新疾病。它为旅行者提供疫苗接种、公共卫生、疾病预防、旅行警告和限制等综合指南。

附录 G:分配任务前的安全评估

保护记者委员会根据人权观察组织的安全专家准备的资料开发了这个模板。此模板仅供参考。请注意,每个记者和新闻机构都会面临各自不同的情况,因此需要对此模板灵活运用。

  1. 描述报道任务

确定旅行日期、日程、参加报道任务的员工、自由撰稿人和其他人的姓名(包括在当地雇用的顾问)。

2. 分析风险

确定与执行报道任务相关的潜在安全风险。

D 2.1 敌对目标

评估你本人、团队成员和在现场会与你联系的当地人士成为被监视或受攻击目标的机率。

确定潜在的敌对人士,包括政府当局、犯罪组织、反叛团体、非正规军队。确定内聚力的相应程度,以及是否有潜在的敌意行动或袭击。

D 2.2 当地风险

确定在当地报道的风险。这类风险可能包括突然爆发的敌对行动 / 逐步升级的冲突;劫持/绑架;与敌对当局的互动(过境/过检查站困难,逮捕,拘留);物质或电子监视;收回/滥用敏感信息;健康风险;与各种交通工具有关的危险;普通犯罪。

D 2.3 当地联系人的安全

确定你的当地合作伙伴和与你互动的人(当地翻译、司机、消息来源、见证人等)会遇到哪些风险。评估可能会涉及哪些相关人士,包括过去已经有过的任何监视、行动或袭击。

D 2.4 风险研究

具体描述与执行工作(采访、拍照、录影、访问新闻场景、获取并携带可能有证据价值的文件和照片)相关的风险。

D 2.5 形象

解释你自己的形象、其他团队成员的形象以及你工作的新闻机构的形象可能会如何增加或降低风险。

D 2.6 信息的可靠程度

解释你的团队是否得到所到地区最新的安全信息,风险分析的信息主要源头与来自何处,得到的信息有多大程度可能是过期的或有限的。

3. 把风险降到最低限度的计划措施

描述你本人、你的团队、总部及其他人将采取什么措施,使跟执行报道任务有关的风险降到最低限度。

D 3.1 住宿

确定旅行期间要到的所有地方的全部旅馆、招待所、私人住所及其他各种住宿设施。解释计划中所选的住所为什么是安全的。(有安全人员吗?国际记者住过吗?它位于安全地区吗?)表明该住所是否有正常运行的通讯工具(电话线、互联网等)。提供住所的联系信息。

D 3.2 交通安排

描述你的旅行交通安排。如果计划使用公共交通或出租车,表明是否有与之相关的任何风险,以及如何排解这些风险。如果租车,解释过去一贯是怎样选择司机的,今后会怎么选。在下面的联系人部分填写司机的信息。

D 3.3 通讯

描述你本人或你的团队是否使用国际手机、当地手机、卫星电话、固网电话、和/或便携收音机,描述与每一种通讯方法相关的任何问题。(这些问题可以包括在不同的地方手机没有信号或信号中断;卫星电话是否有信号和使用这种电话是否有任何法律或安全问题;以及电话监听。)表明团队是否将定期上互联网。如果由于现场情况必须要同总部进行后续详谈,确定最好使用何种通讯手段。

D 3.4 形象与姿态

描述你本人或团队成员计划在报道地区计划保持高姿态还是低姿态,以及排除与之相关风险的措施。描述你和团队将如何进入这个国家,在各种场合(在边境、在检查站和其他与当局互动的过程中)如何表现自己。

如果团队成员的个人情况(例如国籍、民族、种族、性别和性取向)会导致风险,描述是否可以、如何解决这些风险,是否需要采取额外措施将风险降低到最低限度。

D 3.5 研究和其他行动

描述你和团队在保证你和报道对象安全的情况下,计划如何进行报道。如果有必要的话,指明是否需要特别的措施来保证某些报道对象匿名,以及在需要联系报道对象时,将采取什么方法而不暴露其身份。

D 3.6 信息安全

具体说明在报道时保护敏感信息的措施。表明你或团队是否使用电子设备(录音机、照相机、电脑等)收集和保存信息,以及在假如设备被没收或者被破坏,或者未经授权而获取信息的情况下,如何保证信息安全的措施。

如果只使用手写笔记的话,具体说明将采取何种措施来保护它们不会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被获取或者丢失。

D 3.7 其他人的安全

根据上述风险分析,描述保护与团队成员一起工作或者互动的其他人安全的计划措施。这些人包括但不仅限于当地顾问、翻译和司机。

D 3.8 其他安全措施

描述任何其他与报道相关可能需要采取的安全措施,才能把风险降到最低限度,包括排除健康风险的措施(必要的接种和高级急救箱等)和紧急撤离的程序等。

4. 安全检查程序

具体说明与任务相关的安全检查程序:

定期和定时(是否包括几个不同地方,长途旅行等;表明每一个地方以及每一段旅行);具体表明在当地旅行的时间以及在安全检查人员在当地的停留时间。

方法(如固网电话、手机、卫星电话;短信;电子邮件)

负责安全检查的人员。(在指定这些人员时,要考虑到时差以及与任务相关的风险,现场情况的变化,团队进行安全检查任务的经验;如果合适的话,指定不同的团队成员担任某段任务的安全检查工作。)

未按时报到的行动计划。安全检查的缓冲时间通常定为一小时,即如一小时内还没有团队确认联系的话,就要采取后续行动。指示任务的某些阶段是否需要定一个较短的缓冲时间(例如过边境线或检查站)。此外,还要具体说明:

•负责安全检查的人应该在何种情况下通知主管;

•新闻机构应该在何种情况下应该与现场紧急联系人员建立联系;

•新闻机构具体有哪些应该采取的进一步行动?有哪些不应该采取的行动?(这可能包括通知亲戚,通知其他媒体,或者与大使馆联系等。)

5. 联系人

提供下列人员的联系信息(手机和固网电话号码,电子邮件地址):

•接受任务出勤的人员

•进行安全检查的人员

•总部主管和其他支持人员

•非本机构参与人员(顾问、翻译、司机等)

6.紧急联系人

所在国联系人:(a)表明身在报到构架的指定的安全人员(例如可信任的同事)。该人员需要定期地接到关于你的计划、行动和所在地的信息;(b)列举其他处在当地能够在紧急情况下提供协助的机构,比如出现安全事故、失去与团队的联系等(包括有关大使馆的联系人,联合国的联系人,人道主义组织的员工,当地非政府组织,友好的地方官员以及执法当局等)。

其他紧急情况联系人:列举任何其他能够在出现安全事故、失去与团队联系或者其他紧急情况时能够提供帮助的新闻机构。

致谢

保护记者委员会感谢下列记者和专家,因为他们对本指南作出了颇有价值的贡献:

Mustafa Haji Abdinur, Molly Bingham, Umar Cheema, Carolyn Cole, Bill Gentile, Eric S. Johnson, Sebastian Junger, Rebecca MacKinnon, Judith Matloff, Fabio Pompetti, David Rohde, David Schlesinger, and Javier Valdez Cardenas.

保护记者委员会也要感谢国际新闻安全协会,达特新闻与创伤研究中心,人权观察组织以及其他许多地方和国际新闻机构所进行的重要研究。美联社、法新社和路透社提供了图片服务。

本指南获到了下列机构的关键性资助才得以出版:艾德斯姆基金会(Adessium Foundation)、奥米迪亚网络(The Omidyar Network)以及真正网络基金会(The RealNetworks Foundation)。

Published

Like this article? Support our 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