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查最严的10个国家

专制政府使用传统手段以及先进的数字审查和监控系统来镇压独立媒体。保护记者委员会特别报告。

保护记者委员会整理的一份名单显示,厄立特里亚是全球媒体审查最严的国家。保护记者委员会通过调查各国使用的审查手段而整理出该名单;这些审查手段包括人身监禁、出台专制法律、监控记者、限制互联网和社交媒体的使用。

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九条,人人有权享有寻求、接受信息和发表意见的自由。这10个国家屏蔽或严格限制独立媒体,通过监禁、数字和人身监控等骚扰方式来恐吓记者,使其失声,公然蔑视国际准则。自我审查普遍存在。

对媒体审查最严的三个国家是厄立特里亚、朝鲜和土库曼斯坦,媒体充当这些政府的喉舌,任何独立新闻媒体都只能在流亡中运作。获准入境的少数外国记者受到严密监视。

名单中的其它国家使用骚扰和任意拘捕等粗暴手段以及先进的监控系统和有针对性的黑客攻击来使独立媒体失声。沙特阿拉伯、中国、越南和伊朗尤其擅长使用两种审查手段:监禁和骚扰记者及其家人,以及进行数字监控、审查互联网和社交媒体。

该名单仅列出媒体受政府严格控制的国家。叙利亚也门索马里等国的记者境遇和新闻自由也极其不堪,但究其原因,政府审查并不是唯一主导因素。暴力冲突、基础设施缺乏和其它非政府因素一起导致了险恶的媒体环境。


1. 厄立特里亚

领导人:伊萨亚斯·阿费沃基总统,自1993年起执政。

审查机制:2001年,政府关闭了所有独立媒体。厄立特里亚是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监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截至2018年12月1日,至少有16名记者被关押,其中大多数从2001年镇压以来就一直在狱中,且没有一人接受过审判。根据言论自由团体第19条,该国于1996年颁布的新闻法要求媒体必须积极促进"国家目标"。政府保有对广播媒体的合法垄断,国有媒体的记者因害怕遭到报复而噤若寒蝉。根据德国之声学院的报告,厄立特里亚的互联网或流亡境外的电台卫星广播等其它信息渠道受限,接收信号常被拦截,政府管控的互联网效率低下。根据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的调查,该国的互联网普及率极低,仅覆盖总人口的百分之一左右。网民被迫到网吧使用网络,在那里行踪极易被监控。东非和南非国际信息通信技术政策合作中心于2019年三月发布的一篇报道显示该集权政府如此"粗暴或咄咄逼人",以至于"公开干涉互联网已无必要"。然而,2019年5月15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了厄立特里亚的一起关闭社交媒体事件,它刚好发生在该国庆祝独立日之前。根据《经济学人》的报道,随着2018年中期开放埃塞俄比亚边境,一些外国记者获得了特殊通行证进入厄立特里亚,但他们的行动受到严格控制。

低点:据报道(由于恐惧气氛和政府严管,保护记者委员会无法确认报道来源),多达七名记者已在监禁期间丧生。厄立特里亚政府拒绝提供任何关于狱中记者状况的具体信息。2019年6月,非洲100多名重要记者、学者和维权人士撰写了一封致阿费沃基总统的公开信,要求探访被长期监禁的记者和活动人士。该请求被厄立特里亚新闻部以"不适当"为由严厉拒绝。 

2018年7月16日,厄立特里亚总统伊萨亚斯·阿费沃基和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艾哈迈德在厄立特里亚驻埃塞俄比亚的斯亚贝巴的大使馆外举行大使馆重新开放仪式。近期两国关系的好转并未改善厄立特里亚的媒体环境。(路透社/ Tiksa Negeri)


2. 朝鲜

领导人:金正恩,自2011年起接替他去世的父亲金正日掌权。

审查机制:朝鲜宪法第67条主张新闻自由,但朝鲜几乎所有报纸、期刊和广播公司的内容都来自官方的朝鲜中央通讯社(KCNA),它重点报道政治领导人的声明和活动。据BBC报道,KCNA的国际新闻受到严格限制,但它却大篇幅报道了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2019年6月对朝鲜进行的短暂访问,并称赞这是一起"了不起的事件"。美联社法新社在朝鲜都设有小型记者站,但是国际通讯员曾被拒绝入境拘留驱逐。只有政治精英能够访问全球互联网,一些学校和国家机关可以使用受到严格控制的内部网络"光明网"。InterMedia的一份报告指出,大多数朝鲜人获得独立信息的主要来源是盗版外国电视和无线电信号以及走私的外国影碟。《外交学者》杂志表明,自从金正恩上台以来,当局加强使用无线电信号拦截器和先进的无线电探测设备来阻止民间信息传播。根据《韩民族日报》引用韩国统计厅的数据,截至2019年3月,朝鲜的主要移动网络运营商高丽电信有至少四百万朝鲜用户,但是这些用户无法获得朝鲜以外的信息。

低点:2017年9月,朝鲜的一家法院以"侮辱国家尊严"罪将两名韩国记者及其报社缺席判处死刑。此前,《东亚日报》记者孙孝林和《朝鲜日报》记者杨志镐采访了《朝鲜机密》一书的作者,并在各自的报纸上发表书评。《朝鲜机密》出版于2015年,详细介绍了朝鲜人的日常生活。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访问中国北京,这是2019年1月10日朝鲜中央通讯社发布的一张照片。朝鲜一直是世界上新闻环境最不自由的国家之一。(朝鲜中央通讯社,路透社供图)


3. 土库曼斯坦

领导人:库尔班古力·别尔德穆哈梅多夫总统,自2006年起掌权。

审查机制:别尔德穆哈梅多夫对土库曼斯坦生活的所有领域都享有绝对控制权,并利用媒体宣扬个人崇拜。他的政权通过拘留监禁记者、迫使其他媒体从业人员逃离出境(根据美国国会资助的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报道)来镇压独立观点。所有媒体都归政府所有或受其严格控制。根据开放民主网的报道,一些关注土库曼斯坦的独立媒体机构如《土库曼斯坦纪事报》只能在境外活动,且任何试图访问该报网站的人都可能被当局问话。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土库曼服务台的记者需用假名工作并曾被监禁、攻击和限制出行。联合国国际电信联盟表示,该国只有约21%的人能够上网。国际研究和交流委员会(IREX)2017年媒体可持续发展指数显示,土库曼斯坦当局屏蔽在线独立出版物、严禁虚拟私人网络(VPN)和其它匿名软件的使用。获取境外信息十分困难;根据《卫报》报道,当局在2017年亚洲室内暨武术运动会之前吊销了几位英国记者的记者证。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于2019年2月报道了当局"积极获取西方监控技术"。

低点:2019年3月,69岁的自由撰稿人索尔坦·阿奇洛娃(Soltan Achilova)被阻止登上一趟国际航班。阿奇洛娃是《土库曼斯坦纪事报》的撰稿人,曾为自由欧洲电台/自由电台土库曼服务台工作。她记录了土库曼斯坦的日常生活,因履行本职工作曾被警方拘留并遭到人身攻击和威胁。

自由撰稿人索尔坦·阿奇洛娃(Soltan Achilova)2017年11月在土库曼斯坦阿什哈巴德的家中。由于履行本职工作,她目前已被拘留并遭受人身攻击和威胁。(保护记者委员会,《土库曼斯坦纪事报》供图)


4. 沙特阿拉伯

领导人:萨尔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阿勒沙特国王自2015年起掌权。皇室王子穆罕默德·本·萨勒曼自2017年起掌权。

审查机制: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的领导下,沙特阿拉伯已受压制的媒体环境迅速恶化。反恐法、网络犯罪法和特别法院授予当局以特权监禁妄议政府的记者和博主。截至2019年12月1日,共有16名记者被捕入狱。仅在2019年上半年,沙特阿拉伯当局就新关押了至少九名记者。根据泄露给《卫报》的一份为萨勒曼国王准备的医疗评估报告,因本·萨勒曼的镇压而被捕的记者中至少有四名在沙特监狱中遭受虐待和折磨。根据2011年的一项规定,网站、博客以及任何在线发布新闻或评论的人必须从文化信息部获得许可。《华盛顿邮报》指出,沙特当局已加强对数字内容的控制,网络监控无处不在。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和其它来源显示,当局利用监控技术、喷子和机器人来压制对敏感话题(包括也门战争)的报道和讨论,并对沙特异见记者进行监视。根据自由之家的《网络自由》报告,沙特当局屏蔽被其视为不利的网站、封锁用来规避审查的VPN服务商。《哥伦比亚新闻评论》指出,外国记者虽能在沙特阿拉伯进行报道,但是当局在发放入境许可时百般刁难,外国记者的行踪经常受限。

低点:2018年10月,一组沙特特工(包括与本·萨勒曼有关联的特工)以获取文件为由将《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和政府评论员贾迈勒·卡舒吉引诱到沙特阿拉伯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内,将他残忍谋杀。联合国在2019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这起谋杀是沙特政府"有预谋的处决",需要为其"负责",并呼吁调查本·萨勒曼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2018年11月16日,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法齐赫清真寺庭院内,群众手持被害沙特记者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照片,为他举办一个象征性的葬礼祈祷仪式。卡舒吉的遇害是沙特政权近期镇压独立媒体的最极端的案例之一。(路透社/ Huseyin Aldemir)


5. 中国

领导人:习近平主席,自2013年起掌权。

审查机制:中国拥有世界上分布最广、手段最先进的审查机关。近二十年来,中国一直是全球监禁记者人数最多的国家之一。截至2019年12月1日,至少有47名记者入狱。据报道,中国的公私新闻媒体都受当局监控,不服从中共管制的新闻工作者或被停职,或以其它方式受到惩罚。自2017年起,未经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许可,任何网站或社交媒体账号都不得提供在线新闻服务。防火墙使网民不能登录海外搜索引擎、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平台。2018年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宣布了新法规,下令关闭未经授权的VPN服务商(网民曾依赖这些VPN来翻墙)。当局使用监控程序、训练审查专员来监管国内社交网络。Twitter, Facebook和YouTube等海外社交网络平台都在大陆被禁。根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虽然能够通过VPN使用这些海外平台,但是严格的审查已经达到了挨家挨户责令用户删除推文的程度。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面临数字和人身监控,他们的签证常被拖延或拒绝。2018年8月,香港记者协会表示,香港的新闻自由在"一国两制"的政策下每况愈下。在没有法律保障信息自由的环境下,香港媒体加强了自我审查。

低点:在西北新疆地区,政府通过所谓的再教育营拘留了多达三百万维吾尔族和突厥穆斯林,监控和审查无处不在。当地记者因日常报道或招致牢狱之灾,党员干部或被指控为"两面人"。驻华外国记者协会在2019年1月表示许多前往新疆的成员都被跟踪和监视。

2019年3月19日,游客在北京玉渊潭公园盛开的樱花树下拍照,紧挨一架高分辨率人工智能监控摄像头。中国拥有一套庞大而精密的审查系统,用来监控记者和普通人民。(路透社/ Stringer)


6. 越南

领导人:越南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国家主席阮富仲,自2018年起掌权。

审查机制:共产党领导的政府拥有并控制越南所有的印刷和广播媒体,出台一系列压迫性的法律和法令严禁任何媒体批评一党专政政府及其政策和作为。2016年颁布的一项新闻法规定,新闻媒体必须充当共产党、党组织和国家机构的喉舌。政府通过对报纸、广播和电视台下达命令、控制报道重点和删除特定内容来实施审查。除了天主教堂运营的《救赎新闻》和外媒记者站(其记者受到严密监视,行动受限),越南不允许任何私营网络新闻媒体独立存在。当局要求持媒体签证的外国记者雇用一名政府监护人跟随。据路透社报道,2019年1月1日生效的新网络安全法赋予当局大权审查在线内容,其中包括要求科技公司披露用户数据并撤除被当局视为不利的内容的条款。该法的立法依据是2013年通过的《第72号令》,它授权政府严加监管博客和社交媒体。电子前沿基金会指出,传播被禁内容的互联网服务商将面临罚款或被迫关闭。被禁话题包括人权和政治异见人士的活动。根据《金融时报》报道,政府通过信息过滤和人身监控来执行审查,包括利用一支由军队管理的名为"47部队"的万人网军,它专门负责处置"错误观点"。对敏感话题进行批评性报道的独立记者和博主或被骚扰,或以反国家的罪名被拘捕。截至2018年12月1日,至少有11名记者被监禁

低点:自由亚洲电台知名博主张维日因发帖批评共产党政府,于2019年1月在泰国失踪,普遍的猜测是他被越南特工绑架。有称他于今年3月出现在河内的T-16监狱,在那里被无由关押。

2014年3月4日,博主张维日在越南岘港接受审判。2019年1月,张维日在泰国失踪。2019年3月,有报道称他被关押于河内的T-16看守所。(越南通讯社,法新社供图)


7. 伊朗

领导人: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自1989年起掌权。总统哈桑·鲁哈尼,自2013年起任职。

审查机制:伊朗政府监禁记者、封锁网站并通过骚扰、监控(包括记者家人)来制造恐怖气氛。国内媒体必须严格服从政府控制。在伊朗工作的所有记者都必须获取官方许可,并且这些许可常常被暂停或撤销。外国记者站在伊朗运作,但是受到严格审查。外媒记者的工作许可面临被中止甚至永久撤销的危险。当局逮捕严刑处置报道地方腐败和抗议活动等敏感话题的记者。伊朗人权中心和美国国会资助的法尔达电台指出,伊朗政府通过监视国内外记者、干扰卫星电视广播和封锁数百万个网站和主要社交媒体平台来镇压网络言论。根据《新闻周刊》报道,当全国范围内的反政府抗议活动在2017年末和2018年初爆发时,当局切断并关闭了互联网和移动网络服务。法尔达电台表示,政府禁用翻墙工具并利用黑客和喷子来攻击国内外记者。根据彭博社报道,伊朗国家网络空间委员会已屏蔽Twitter, Facebook和 YouTube,以及通讯软件Telegram和WhatsApp,但是通过VPN翻墙可以使用这些平台。

低点:2019年1月,伊朗司法部门以反国家罪名判处亚沙尔·索尔塔尼五年徒刑。此前,他发表了一系列揭发德黑兰土地交易涉嫌腐败的文章。索尔塔尼曾供职于专门报道建筑和城市事务的独立媒体"Memari新闻"网站,它已被解散。

2017年10月13日,一名男子在伊朗德黑兰使用手机,屏幕显示伊朗最高领袖阿亚图拉·阿里·哈梅内伊。政府近年来加紧互联网和数字审查,包括屏蔽社交媒体网站和通讯软件。(美联社/ Vahid Salemi)


8. 赤道几内亚

领导人:特奥多罗·奥比昂·恩圭马·姆巴索戈总统,自1979年以来执政;非洲执政期最长的国家元首。

审查机制:政府严格控制记者在赤道几内亚进行报道的方式和内容。除了由副总统特奥多罗·恩圭马·奥比昂(总统的儿子)控制的RTV-Asonga网络,政府掌控所有广播媒体。本地和国际广播公司不能报道被视为有损国家或总统亲信形象的内容。全球公民参与联盟(Civicus)在2019年6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显示,虽然私营报纸确实存在,记者一旦报道对总统及其家人或政府不利的内容,将受到被指控的威胁,因此自我审查普遍存在。根据2018年10月民间社会向联合国普遍定期审议提交的一份文件,外媒网站和政治异见常遭屏蔽。根据Civicus和自由之家的《新闻自由》报告,该国在1997年通过的新闻、印刷和视听法限制新闻活动,使出版前官方审查合法化,并规定污蔑和诽谤可继续构成刑事犯罪。新闻报道和民间社会组织EG正义协会揭露,2017年11月,互联网在议会和市政选举当天被关闭,Facebook在投票前三周被封锁。

低点:2017年9月,流亡漫画家Ramón Nsé Esono Ebalé在国内更换护照期间被当局逮捕。他因在漫画和博客中批评总统而受到审查,并因洗钱和伪造文书的假罪名被监禁了六个月。他于2018年3月出狱,此后数月,当局继续拒绝换发他的护照,阻止他回到萨尔瓦多的妻子和孩子身边。

2018年2月27日,赤道几内亚漫画家Ramón Nsé Esono Ebalé出现在马拉博的法庭上。他用绘画和博客对总统和政府作出了批评性的评论,因洗钱和伪造文书的假罪名被监禁六个月之后,于2018年3月出狱。(法新社/ Samuel Obiang)


9. 白俄罗斯

领导人: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总统,自1994年起执政;欧洲执政时间最长的国家元首。

审查机制:白俄罗斯当局对媒体有近乎绝对的控制权,少数独立记者博主面临被骚扰和拘留的威胁。政府系统性地打压有影响力的媒体和个人,经常公开逮捕记者、突袭新闻编辑室并对新闻工作展开刑事调查。近年来,政府封锁了包括"97宪章"(由流亡记者Natalya Radina创办)在内的诸多独立新闻网站。随着政府持续施压独立新闻媒体,越来越多的白俄罗斯人依赖社交网络获取信息。政府近年来加紧控制数字媒体,推出不同的立法举措,在2018年通过一项针对"假新闻"的法案,并通过《大众媒体法》修订法,加强控制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根据自由之家的《网络自由》报告,政府有权监督互联网服务商,制定信息安全标准,对公民进行数字监控,并管控白俄罗斯的重要域名。

低点:2019年3月,独立新闻媒体Tut.by的主编玛丽娜·佐拉塔瓦被指控使用他人的信息登录国家新闻网站,被判有罪,罚款7650白俄罗斯卢布(3600美元)。

2017年2月3日,亚历山大·卢卡申科总统开会的画面出现在白俄罗斯明斯克一家商店内的电视屏幕上。白俄罗斯政府近期加紧对新闻网站和社交媒体的控制。(美联社/ Sergei Grits)


10. 古巴

领导人: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总统,2018年接替劳尔·卡斯特罗掌权。

审查机制:尽管该国的媒体环境近年来有所进步(包括移动互联网和无线网络的普遍化),古巴依然是美洲地区新闻自由最差的国家。印刷和广播媒体完全由一党专政的共产党政府控制,且媒体必须依法"与社会主义的目标保持一致"。2019年2月,古巴全民公投通过了新宪法草案,但遗憾的是,新宪法丝毫没有放松对媒体的控制。古巴在2017年接通家庭互联网,在2018年开通移动上网服务,但是这些数据套餐对大多数古巴人而言过于昂贵,4GB的流量约30美元,相当于古巴2017年的人均月收入。根据"网络审查开放测量计划"(它负责收集网络篡改数据)的一份报告,尽管互联网为批评性报道提供了一些空间,政府要求古巴电信公司(ETECSA)屏蔽批评性内容并限制某些重要博客和新闻平台的访问权限。一些独立记者和博主只好使用海外托管网站。政府通过骚扰、人身和在线监控、短期拘留住所突袭和没收设备来打压重要记者。镇压力度在自然灾害报道中可见一斑:在2016年10月和2017年9月的飓风过后,当局拘捕了多名报道飓风的记者。根据自由之家的《新闻自由》报告,官方有选择性地发放外国记者签证。

低点:2019年4月,警方在关塔那摩市法庭外拘留了正在报道一次审判的Roberto Jesús Quiñones,他是CubaNet 新闻网的撰稿人。警方在押送他去关塔那摩警察局的途中对他进行殴打。据CubaNet 报道,Quiñones过去曾受古巴当局骚扰,已被剥夺出境自由并被多次拘留。

2017年3月14日,一名男子坐在哈瓦那古巴广播电视台总部内一张已故古巴总统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头像前。古巴是美洲地区新闻媒体最不自由的国家。(美联社/ Desmond Boylan)

调查方法: "审查最严的10个国家"名单在保护记者委员会调查的基础上评估了直接和间接的政府审查,并结合本机构工作人员的专业知识整理而成。我们对各国进行评估的一系列准则包括:

  • 私营或独立媒体的缺席和/或受限制
  • 颁布刑事诽谤法;对传播假新闻进行刑事惩罚
  • 屏蔽网站
  • 干扰外国广播
  • 阻止外国记者入境
  • 当局监控记者
  • 限制记者自由
  • 要求新闻媒体获取许可证
  • 限制电子录音及其传播
  • 有针对性地发动黑客或攻击性谩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