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范围内数百名记者被监禁已成新常态

وتتوفر أيضا في English, العربية, Français, Português, Русский, Español, Türkçe

路透社记者觉梭(Kyaw Soe Oo)于9月在仰光一家法院被带上手铐。他和同事瓦隆(Wa Lone)目前在缅甸服刑七年。(路透社/ Ann Wang)

连续第三年来,全世界至少有251名新闻工作者被监禁,表明政府利用专制手段镇压重要新闻报道已成常态。今年,中国、埃及和沙特阿拉伯关押的记者人数比去年增多,而土耳其依然是世界上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保护记者委员会埃兰娜·拜泽尔(Elana Beiser)特别报道。

20181213日发布

纽约

2018年,中国、埃及和沙特阿拉伯的新一轮镇压浪潮表明全球新闻自由连续三年遭受镇压。保护记者委员会在其年度全球调查中发现,全世界范围内至少有251名记者因履行工作职责而被监禁。土耳其虽然释放了少量在押记者,它依然是全球关押记者最多的国家。

自保护记者委员会开始跟踪记录以来,过去三年全球关押记者人数激增,并于2016 年和2017年连续创下新高。连续三年来,土耳其、中国和埃及关押的记者人数超过了全球被监禁记者总数的一半。

大多数被监禁记者(70%)面临着反国家指控,例如被当局视为恐怖组织团体的成员或助手。在全球范围内,被指控撰写虚假新闻而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人数上升至28人,前年为9人。其中,埃及以撰写假新闻的罪名监禁了19名记者;其次是喀麦隆,4人;卢旺达,3人;中国和摩洛哥各1人。随着全球对"假新闻"的声讨日益加剧(尤其是在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带头指控下),这一数字逐步上升。

中国关押记者人数增多 (今年是47人)反映了中国对新疆地区维吾尔少数民族的新一轮迫害。至少有10名中国记者未经起诉就被拘留,他们之前都在新疆工作。联合国指控北京未经审判就对当地多达100万人进行大规模监控和拘留。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卢广11月初在新疆失踪的案例。卢广是自由摄影师和美国居民,他关心中国环境和社会问题的作品曾获世界新闻摄影基金会和国家地理的奖项。当局后来向卢广的家人确认他被捕的消息,但没有透露关押的地点或关押理由。

纵观全局,习近平主席在2013年上任以来,一直在稳步加强掌权。保护记者委员会发现,中国当局今年加强了对 VPN(可以绕过该国臭名昭著的防火墙)的技术监管,发布了"获得许可"的新闻媒体名单,并取消代表被监禁记者的律师的执业资格。虽然特朗普总统就贸易和技术问题不断向北京施压,但并没有重视中国的新闻自由和新疆镇压等人权问题。

在埃及,至少有25名记者入狱。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的政权逮捕了越来越多的记者并将他们纳入现有的大规模审判中。穆罕默德·易卜拉欣(Mohamed Ibrahim)是一位网名为"氧气"的博主,报道了选举违规和警察施虐的问题,他与其他40多名被告一起被指控撰写虚假新闻和加入被禁团体。自从"氧气"4月被捕以来,国家安全检察官不断延长他的15天审前拘留期。

即使是在审判之后,埃及当局也会采取无比荒谬的措施,将重要的记者继续关押在监狱里。摄影记者马哈茂德·阿布·扎伊德(Mahmoud Abou Zeid),又称肖坎(Shawkan),自2013年8月14日以来一直被关押。他当时因报道埃及安全部队和被驱逐总统穆罕默德·穆尔西(Mohamed Morsi)的支持者们之间的冲突而被捕。刚开始,当局未经指控就将他关押了两年;后来,他们以持有武器、非法集会、谋杀和谋杀未遂等罪名对他进行审判。2018年9月8日,法院判定肖坎谋杀罪成立,宣布他是恐怖组织的成员,并将他处以五年有期徒刑(他已经在监狱里超过五年)。根据肖坎律师的说法,现在埃及当局又以逾期未付罚款为由将肖坎的刑期延长六个月,这些罚款主要涉及一些在2013年的抗议活动中造成的未知损失。2016年,保护记者委员会授予肖坎国际新闻自由奖

今年10月,流亡的《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贾马尔·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阿拉伯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领事馆中被谋杀,沙特阿拉伯因此受到密切关注。同时,沙特阿拉伯持续加强对国内记者的镇压。截止12月1日,至少有16名记者被监禁。这些记者中有4位是女性,她们撰写了有关该国妇女权利的报道,其中包括6月被解除的妇女禁驾令。

尽管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最为激烈地谴责了沙特阿拉伯谋杀卡舒吉一事,但土耳其政府持续关押更多记者,其监禁记者人数为全球第一。保护记者委员会发现今年至少有68名记者在土耳其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入狱,比往年略低。今年,由于官方继续寻求逮捕令并提出新的控告,又有数十名记者陆续被判入狱;而在法院宣判一些记者取保候审、另一些无罪后,土耳其释放了部分记者。连续三年以来,每一位在土耳其被关押的记者都面临着反政府指控。

埃尔多安在2016年未遂政变之前开始镇压新闻自由,后来愈演愈烈,并下令关闭了100多家新闻媒体。那些在新闻职业边缘工作的人士也难以自保。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新闻工作者监禁名单"中没有包括被关押的Gün印刷厂13名员工,包括老板、一名保安和几位机器操作员。他们的"罪名"显然是印刷《自由民主》报(Özgürlükçü Demokrasi),一份亲库尔德的日报,后来由政府接管并关闭。被列入"新闻工作者监禁名单"的几名《自由民主》报记者因被指控支持被禁的库尔德工人党(PKK)而被拘留。还有另外数十人被指控与PKK或与流亡传教士法土拉·葛兰(Fethullah Gülen)带领的所谓恐怖组织有关联;土耳其政府指控法土拉·葛兰的组织引发了未遂政变。

2018年2月,埃斯金德·内加(Eskinder Nega)在18年刑满释放之后被支持者高高举起。截至保护记者委员会进行本次年度调查之时,这是埃塞俄比亚自2004年以来首次没有记者因履行工作职责而入狱。(法新社/ Yonas Tadesse)

厄立特里亚关押记者的数量在全球排名第五。该国监禁了16名记者,且政府还在继续监禁记者,数量多于任何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国家。喀麦隆紧随其后,关押了7名记者。大多数被关押在厄立特里亚的记者自从2001年伊萨亚斯·阿费沃基(Isaias Afwerki)总统突然宣布关闭独立媒体后就被关在狱中,目前生死未卜。厄立特里亚在新闻自由和其他人权问题上的滞后与邻国埃塞俄比亚形成了鲜明对比。据报道,在20年的敌对之后,两国在6月达成了和平协议。保护记者委员会发现,没有任何记者因在埃塞俄比亚进行新闻工作而被判入狱,这还是2004年以来的第一次。

越南和阿塞拜疆的监禁记者人数也达到了两位数,分别有11人和10人。然而,在乌兹别克斯坦,保护记者委员会发现没有任何记者入狱,这是20年来第一次

2018年,叙利亚被监禁记者人数有所下降,仅仅因为叙利亚当局今年终于承认自由摄影记者Osama al-Habaly(被当地被拘留多年的七名记者之一)在拘留期间已经死亡。今年当局还证实,叙利亚籍巴勒斯坦摄影记者Niraz Saeed在被拘留三年后于2016年被处决。根据其家人的要求,Saeed未被列入保护记者委员会之前的"新闻工作者监禁名单"中。

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合作伙伴美国新闻自由追踪组织(U.S. Press Freedom Tracker),美国新闻工作者在2018年遭遇了敌对言论和致命暴力。截至12月1日,今年一共有9名记者被捕,但无人入狱。此外,在过去一年半里,保护记者委员会记录或协助了至少七名被美国移民和海关执法局(ICE)逾期拘留的外国记者,他们由于在自己的国家工作受到威胁而在美国寻求庇护。

委内瑞拉是美洲地区监禁记者最多的国家,截至12月1日,共有3人入狱。在巴西,一名体育记者由于污蔑指控而入狱。

保护记者委员会"新闻工作者监禁名单"中的其他发现:

  • 98% 的被关押记者被本国政府监禁。"新闻工作者监禁名单"中的5名外国记者包括一名在俄罗斯的乌克兰记者和一名在乌克兰的俄罗斯记者。
  • 被监禁记者中有13%(33名)是女性,高于去年的8%。
  • 自由撰稿人占被监禁记者的30%,这一比例近年来没有太大变化。
  • 政治是最危险的题材,其次是人权。因涉及人权而被监禁的记者包括瓦隆(Wa Lone)和觉梭(Kyaw Soe Oo),这两名驻缅甸的路透社记者揭露了若开邦的军事暴行,因违反官方机密法案而被判处7年徒刑。

2018年,保护记者委员会新发现一些记者在过去几年中被捕入狱。由于本机构在他们被捕时不知情或不知其与新闻行业相关,这些记者将首次出现在2018年"新闻工作者监禁名单"中。为此,我们已在数据库中将2017年被监禁的记者人数调整为了272人。

这份"新闻工作者监禁名单"仅列出被政府拘捕的新闻工作者,失踪或被非政府团体俘虏的新闻工作者不被列入此名单。例如,被胡塞叛乱分子在饱受战争蹂躏的也门羁押的几名记者和在乌克兰东部被亲俄分裂分子羁押的乌克兰记者被定性为"失踪"或"被绑架"。保护记者委员会估计,在中东和北非,有数十名记者在也门、叙利亚、伊拉克和利比亚的冲突中失踪或被绑架。

保护记者委员会对新闻工作者的定义是:为包括印刷、摄影、广播、电视台和网络等媒体进行新闻报道或者评论公共事务的人。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年度监禁名单只包括已通过本委员会证实因履行职责而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

保护记者委员会相信,新闻工作者不应该由于履行工作职责而被监禁。在过去一年中,保护记者委员会帮助了全球至少79名被监禁新闻工作者提前重获自由。

保护记者委员会的名单是2018年12月1日凌晨12点01分显示的被监禁新闻工作者的数据。该名单不包括许多今年被监禁但已被释放的记者;此类案例的详情可登录https://cpj.org 查看。列入本名单的新闻工作者,除非本机构有可靠理由确认他们已获释或在关押期间死亡,否则将一直保留在名单内。

埃兰娜·拜泽尔(Elana Beiser)是保护记者委员会的编辑主任。她曾在纽约、伦敦、布鲁塞尔、新加坡和香港担任道琼斯通讯社和《华尔街日报》的编辑。

Published

Like this article? Support our work